首页 > 书库 > 《潜龙有凤》潜龙入凤刑图 健全文 潜龙有凤Twink

潜龙有凤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沈其音,宋思珞的小说《潜龙有凤》此文是查查字典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自沈其音决定重开东云楼之后,大摆宴席就成了每天必做的日常。法子虽然老套了一些,但确实能起到提振士气的效果。 今天酒食行会的一件小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21 16:02:2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沈其音,宋思珞的小说《潜龙有凤》此文是查查字典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自沈其音决定重开东云楼之后,大摆宴席就成了每天必做的日常。法子虽然老套了一些,但确实能起到提振士气的效果。 今天酒食行会的一件小

《潜龙有凤》免费试读

自沈其音决定重开东云楼之后,大摆宴席就成了每天必做的日常。法子虽然老套了一些,但确实能起到提振士气的效果。

今天酒食行会的一件小事,就验出了五娘的成色,沈其音当然高兴。晚上又摆了一次宴,比昨天的接风宴还要隆重丰盛。

东云楼的杂工伙计,两位帐房,赶短活的工匠,各色人等为数不少。这次的宴席也有些特别,算是沈其音在开门营业前的一次演练。

“这就是东家说的自在餐了,自拿自取,按位收钱,确实是奇思妙想。”五娘称赞道。

“哪是什么奇思妙想,都是被逼无奈。你看那几个新伙计,往空盘里添菜而已,还能洒得到处都是。要是还按照老法子经营,一天不知道能打碎多少盘子,惹恼多少客人。”

“忙活了一天,手有点抖也是难免。东家放心,剩下三天,我五娘一定把他们训出个样子来,断不会给东家的妙法抹黑的。”

“光训练不行,人数,不够的。”与沈其音二女同坐一桌的还有窦静阁一家,张氏陪阿水去取餐了,剩下窦静阁一人在这里卖弄算学,“还需要多三成人手,而且是熟练的,不出错的。必须有轮班制,不然的话,七八天就都累死了。”

沈其音相信这话不是危言耸听,不过她也早想到了应对方法,只等明天去实施了。

她胸有成竹地微笑着,转而和窦静阁闲聊起来。

“窦先生,客栈可还住得习惯?”

“很好!比店里好,也比船舱好,我很满足。”

“那就好,等过两天,我在左近找个院子租下,你们搬过去住。客栈不是长久之计,我还等着窦先生为我制作奶酪和蛋糕呢。”

“真的不能在这里做?蛋糕,搬运很麻烦。”

沈其音只能叹气摇头,虽然现在的权宜之计和掩耳盗铃也没太大区别,但至少给想要构陷他们的人加了一道工序。只要能多加小心,不让窦静阁和宋家人有什么直接接触,就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不然还能怎样,把窦静阁赶出常宁?哪怕有一天小墨能把奶酪当庄稼种出来,沈其音都不会放弃窦静阁的。那可是位学者!还有谁能比一个穿越人士更明白,知识的重要性呢?

幸好窦静阁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沈其音只说有难处,他就不再强求,也不追问。看来只要不牵扯到文化推广之类的事情,他的情商还是挺高的。

东云楼的晚宴并没有持续太久,按沈其音的要求,从开餐到结束,只有半个时辰。这也是她打算在正式营业后使用的就餐时限。每桌客人限定一个小时的话,虽然有点紧张,但肯定能吃饱。比赛期间,客流量那么大,也确实难以面面俱到。

“不如这样,时限还是定为一个时辰。但如果客人在半个时辰之内吃完离开,就可以享受一定的优惠,比如东家您说的那种折扣券。先试行几天,如果等位的客人实在太多,再把时限改为半个时辰,并且推出一个小折扣。这样的话,食客们也就不会有太多怨言了。”

五娘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她的方案确实比沈其音的更有人情味。这一天下来,沈其音对掌柜这个位置已经完全放心了。

而具体的折扣数值,有窦静阁帮着计算,也能最大限度的保证收益。

真是捞到了一批良材啊!

晚宴结束,沈其音又稍微做了一下安排,就匆匆忙忙地往家赶。家里还有人等着她呢。

果然,一进院门,就见宋思珞面带幽怨地坐在院中,手里拿着沈其羽他们画好的福寿牌。

“哥,你怎么回事啊?明明有一把顺子,为什么不出啊?”

“我这不是怕挡了你的路吗?”

“哎呀气死我了!哥你真是太笨了!”

一目了然,三个人玩斗地主,宋知璃兄妹又输了。赢家是沈其羽,他打牌确实厉害,主要是运气特别地好。不知道傻人有傻福这句话用在他身上是不是合适。

当然,也可能是这里面有什么猫腻。沈其音看看蹲在一旁贼眉鼠眼的小墨,觉得这只小神猫的确是很可疑。

“姐姐!”

沈其羽最先发现了来人,高兴地抱过来,依然像个小孩子。

这也让宋思珞的眉头皱得更紧。二对一的游戏,两个天选的皇族,输给这种人?

“今天也回来这么晚,歌舞还看不看了?”

宋思珞没好气地说道。

本来说好昨晚看她的歌舞,宋思珞也不情不愿地准备好了,愿赌服输嘛,这也是贵族品行。可谁曾想那可恶的沈家女居然把这事忘了,去搞什么接风宴,到了宵禁的时候才回来。要不是她拿出了有趣的福寿牌来赔罪,宋思珞都打算不再理会这个女人了。

可现在,她对沈其羽这个常胜将军的怨念更深,她迫切地想看到对方臣服在自己石榴裙下,神魂颠倒的丑态。宋思珞相信只要拿出她精心准备的歌舞,立刻就能得偿所愿。

傻子怎么了?再傻也是男人啊!

沈其音可猜不到宋思珞心中所想,她只当是自己讲过的故事终于起了效果,于是连忙点头道:

“自然是要看的。你可准备好了?”

“这还用特意准备?呵呵……”

宋思珞冷笑一声,退到院中开阔处,以袖遮脸,忽然换上了一幅凄美神情,轻声吟唱起来: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随着歌声愈发婉转,宋思珞甩开长袖,翩然起舞。

是翻飞的蝴蝶吗?是徘徊的仙鹤吗?是风中的落叶吗?是雨下的娇花吗?

宋思珞的舞姿并不复杂,但一举一动都透着优雅和悲怆,与歌词契合得很完美。每一步踏落都如饱含深情的诗句,每一句唱出皆是呕心沥血的画卷。

没有以色诱人的露骨动作,但那种传统而含蓄的美丽,已足以让观众难以自拔。

这还是那个刁蛮任性的疯丫头吗?沈其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了。

歌止舞住,宋思珞满意地欣赏着院中人的表情:沈家女在出神地傻笑,不知道是联想到什么美事了;她的兄长满是自豪,快感谢上苍吧,有这种妹妹定是千世福德;而沈其羽那个傻子,他也……他……他居然在……洗牌?

无动于衷,面色如常地洗牌!

宋思珞,有点想哭了。

《潜龙有凤》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