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锦绣邪妃》锦绣郡主 YD 锦绣邪妃妖孽受

锦绣邪妃

架空已完结

完结小说《锦绣邪妃》是舞蹈的门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孟优,娄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孟优狠狠地瞪了一眼小舟子,心里寻思,姑奶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把他弄成这个样子已把我给害燥死了,还要怎么弄,你找死呀! “把膏药递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19 00:07: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锦绣邪妃》是舞蹈的门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孟优,娄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孟优狠狠地瞪了一眼小舟子,心里寻思,姑奶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把他弄成这个样子已把我给害燥死了,还要怎么弄,你找死呀! “把膏药递

《锦绣邪妃》免费试读

孟优狠狠地瞪了一眼小舟子,心里寻思,姑奶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把他弄成这个样子已把我给害燥死了,还要怎么弄,你找死呀!

“把膏药递给我。”孟优沉着冷静地指挥着。

一丝幽蓝的光在孟优眼底掠过,直扑无雁的身子。

孟优眉头紧锁,看这小子伤势的确是太重了。

“朋友。”孟优叫了一声无雁,“我可要开始医治你了,医者仁心,医不好也别怪我,你小子的伤太重了,我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如果、比方、假如失败,死翘翘了,可别来寻我的仇。”

无雁听了一堆新名词,意思是懂了,死马当活马医,死了别去寻他报仇。心里不由得长喟然长叹,我段无雁,师傅还没有孝敬,老母还没有侍奉却要散手人寰了。

“忍着点,很烫的。”

啪!一块膏药贴到了背上,无雁禁不住颤抖一下,心里想,这是什么东西?烫!

啪!啪!啪!孟优迅速地把小舟子递上来的膏药贴在无雁身上,半盏茶的工夫,膏药贴满了全身,无雁已被烫得全身麻木,即使用鞭子抽打他都没有感觉鸟。

膏药粘贴完毕,孟优用衣服给无雁盖上,“朋友,好好休息一晚吧,你会没事的。”

无雁微微点头示意,表示感谢。

天色渐渐放亮,远处层层叠叠的黛青山峦如一只巨猫伏于苍茫天际之处,清冷的晨曦赋予山脉金色的轮廓。孟优还在深深的睡梦之中,身旁的篝火即将燃尽,残火在门缝隙里吹进来的风中作垂死的挣扎。

昨日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了,身心倍感疲惫,孟优甚至还打起了轻轻的鼻鼾。

小舟子起蹑手蹑脚起来,他把一个一个的小乞丐都推醒了,轻声说:“起来了。”

“还要去要饭?”

“侍候老大。”

话语都很轻,怕惊挠了孟优。

经过昨晚的胡乱海吃,小乞丐们的精神头非常足。

孟优伸了个懒腰,从草堆里欠身坐起,扫一眼四周,心里有点失落,小威不知现在在哪里?机灵点的话逃回来呀,那我就不用破费了。

小舟子见孟优醒了,忙递上热毛巾,“老大,请擦脸。”

呃,这倒有点不习惯哦。不过有人侍候总比没人强,这样也显我老大的气派。孟优接过热毛巾,轻轻地有模有样地擦拭了脸。

小舟子赶紧接过用过的毛巾,随后又递上盛有热水的大锅子,“老大漱口。”这锅子超大,足够用来烧十个的饭。孟优也不介意,接过来,咕嘟喝了一口。

“老大,这是漱口水耶。”

孟优瞪了他一眼,都是热水喝一口会死人啊!

“扶我起来。”孟优做老大速成啊!

“是。”小舟子递过手臂让孟优扶。

孟优姿态优雅地从地上站起,那架子摆得十足,活活把大越王朝公主给比下去。

“兄弟们,饿不饿?”

“有一点点啦。”

“那出发,吃早餐去。”说完,孟优又想起了什么,“对了,那人怎么样了,先去看看。”

孟优来到无雁身旁,半蹲半跪,弯腰揭开当被子盖的衣服,自己看着眼前被贴得像僵尸似的无雁也想笑,她提神眼底现幽蓝光线,去看无雁的内脏。嗯,在向好的趋势发展。

“感觉好点吧?”

无雁点头,看着眼前比自己还要小几岁,说话有点古怪但听起来很舒服的男孩,心里充满了感激之情。

“小舟子,拿点温茶来。”

接过小舟子递过来的大锅子,孟优用勺子舀一勺子水,放到唇边,噘起那粉嫩的嘴,轻轻吹拂,然后送到无雁的嘴里。

温暖的水如三月里的小溪轻盈地流入干涸的田渠,体内的每一个细胞像祈求得到滋润的小苗,被水包围后有了活力。无雁体内的伤在一点一点的愈合。

“好好的休息吧,待会我叫人熬鸡汤给你喝。”孟优的话轻柔细绵,气息吹到无雁的耳边痒痒的。无雁心里一惊,这是男孩吗?怎比女孩更柔情,再看孟优俊秀的面容,突然心底泛落初文学点涟漪,若是女孩的话此生必定相恋,只可惜是个男儿身。

“谢谢。请问恩人尊姓大名?”

“我叫孟优,你呢?”

“我叫段无雁。”

“嗯,段老伯,我们去出一趟,睡在这里别动。”

段老伯?无雁心里暗然一笑,自己为了扮个老江湖,易了容,只可恶还是栽在江湖里了。默默看着孟优的离开,长长的身影在暗淡的庙堂里拖出一条悠长的影子,一种莫明的情感在无雁的心里涌动,像是一种亲情但好像比亲情更柔更绵。

此时,无雁更加思念母亲和师傅,那思念犹如春夜里滋长的藤蔓,在你不知觉、看不见的时候已爬满枝梢、墙头。

琴城十里的长街,甚是一片繁荣昌盛的景象,店铺林立,店招翻飞,人沸马嘶,川流不息,小商小贩,安居乐业。

孟优立于桥头,身后跟着一帮小娄娄,看着眼前的景象,心里好不惬意,赌坊赌坊还是赌坊正合我意,还是这里的世界好,赌坊能这样明目张胆的开,不像在以前,赌钱要偷偷摸摸,还要防着城管。

走。孟优一挥手,那架势比个将军还有派头。

小赌者怡情,大赌者伤身。孟优心里默默的告诫自己,从桥上走下来,冲进了十里长街。

忽然见街边有两个衙役模样的人,斜跨着大刀晃悠晃悠在前边走,走到一个卖包子的小摊前面,又是拿又是吃,那个小老板急得直求饶,不想话不投机,两个衙役出手打翻了锅子踢掉了桌子。

孟优见了,不由得怒从心上起,恶从胆边生。

尼玛,古代也有城管。

“兄弟们,抄家伙给我揍那两个人。”

抄什么家伙?那是孟优看上了杂货铺里的麻袋了。

孟优顺手牵羊,反手牵牛,两条麻袋拿于手中,一条交于小舟子,一使眼色,二个人从背后突发奇袭。

套住两个衙役,小娄娄们一起动手,一阵的混水摸鱼、鸡飞蛋打,衙役被套在麻袋里,天晕地暗、七荤八素,等衙役反应过来,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锦绣邪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