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破灵钉》灭灵钉 忠犬攻 破灵钉T吧

破灵钉

玄幻言情连载中

《破灵钉》作者:白浪掀天,玄幻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柳陌昕,琳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玉修半躺在以琳泉中,薄唇微闭面露难色。 “如何?”灵尊长者道。 实信长老从玉修身边站起来道:“少尊主的情况不容乐观,破灵釘已经深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7 08:04: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破灵钉》作者:白浪掀天,玄幻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柳陌昕,琳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玉修半躺在以琳泉中,薄唇微闭面露难色。 “如何?”灵尊长者道。 实信长老从玉修身边站起来道:“少尊主的情况不容乐观,破灵釘已经深

《破灵钉》免费试读

玉修半躺在以琳泉中,薄唇微闭面露难色。

“如何?”灵尊长者道。

实信长老从玉修身边站起来道:“少尊主的情况不容乐观,破灵釘已经深入体内,强行取出的话少尊主的灵丹必然不保。”

柔温道:“长尊的修为这么高也不能取出来吗?”

实信长老无奈的摇摇头。

“你是忘川秋水最高的药法师,连你都束手无策吗?”乐喜长老道。

“这可是破灵釘,你当它是一般的无名法器?如果我有办法我还能不说出来吗?”实信长老道。

“要是用我的修为来换呢?”此时制节长老走了过来,对着灵尊长者拱手行了一礼继续道:“当年属天尊者不就是用自身的修为化了破灵釘吗?”

实信道:“可是如今的情况和当年不一样,当年的破灵釘是笭箵长者的法器,并没有和他的灵丹交织在一起,可现在的破灵釘已经渗到了少尊主的灵丹里根本剥离不出来。”

灵尊长者已经听出了大概,眼下想把这破灵釘取出来怕是不可能了,因为他深知灵丹对于一个修仙问道的修士而言是何等的重要,没了灵丹就再也不能继续提炼修为,更不要妄想立足仙道了。

况且玉修是千年不遇的修仙奇才,他怎么忍心毁了他的灵丹,让他以后只做个平庸无奇的凡人。

“不取出来的话又当如何?”灵尊长者道。

“如今之计就是把少尊主放在以琳泉中修养,以琳泉泉水奇特对于修复灵丹有很大助益。”实信长老道。

“可是破灵釘毕竟是笭箵长者的法器,难保他自己不会强行取出少尊主的灵丹为己所用,要是那样的话···”

“不会的。”制节长老道:“他没有这个机会了。”

灵尊长者瞬间明白了制节长老的言下之意,“你把他?”

“杀了!”制节长老直言道,“他早就该死!”

“那他的尸身····”

“我让人给埋了~”

灵尊长者没有再多说什么,毕竟制节长老他说得对,笭箵早就该死了,要不是他这么多年的妇人之仁玉修也不会遭此一祸,如今想来自己竟不知道该怪谁了。

为了让玉修早点修复灵丹醒过来,除了每日定时在以琳泉中浸身外,灵尊长者和四位长老每日都给玉修度灵力,这样的日子整整持续了两年····

碧水寒坛的宗主柳风尘是和忘川秋水的灵尊长者是多年好友,柳家擅长炼丹,不管是恢灵修丹的灵药还是毁灵废丹的毒药没有柳家制不出来的。

而今柳风尘带着他的小女柳陌昕来到了忘川秋水。

提起柳陌昕这里就不得不多说两句了,柳风尘一生有两个孩子一子一女,其子名叫柳陌清,小女自然就是她了。

柳陌昕今年十岁和玉修是同一年出生,因为柳家善于制丹售卖因而成为了富甲一方的大户,不过其父却是醉身于修仙问道家里的大小事务都是交给其子柳陌清来打理。

柳陌清比柳陌昕年长九岁因而十分宠爱这个妹妹,却也因此造成了她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脾气。

这不才刚一踏进忘川秋水的地界柳陌昕便唠叨起来。

“爹爹,这里一点都不好玩,枯燥乏味的很,咱们还是回去吧。”

原来碧水寒坛处于闹市,花鸟鱼虫,文字古玩,吃饭的饭庄,听曲儿的馆子,要啥有啥好不热闹。可是忘川秋水却是在远离人群的深山之中,柳陌昕自然是不喜欢的。

“不得胡说,”柳风尘劝说道:“咱们此次前来可是有要事在身的,难不成你给忘了?”

“没忘没忘,爹爹干嘛老是提醒。”柳陌昕一脸的不耐烦道。

正说着制节长老迎和一批忘川秋水的内门弟子迎了过来。

“柳宗主”制节长老行了一礼。

“舟车劳顿,柳宗主辛苦了,快请进,我们长尊已经恭候多时了。”

柳宗主还了一礼往正厅走去。

“爹爹?”柳陌昕趁着大家不注意拉住了柳风尘环顾了一下四周低声道:“我不进去了,你们大人谈事情无聊的很,我就在这院子里等着,等你们说完了你再来找我吧。”

“可是~”

“别可是了,你快进去吧,我保证不乱跑。”柳陌昕连说带推的把柳风尘支了出去。

见到柳风尘走远了,柳陌昕便在园中闲晃起来。

一阵清风拂过阵阵清香扑鼻的花香味扑面而来。

“好香的味道,似是一种草药味。”柳陌昕道:“没想到这忘川秋水中还会有这么好闻的药香味,定得摘上几朵让爹爹带回家给哥哥闻闻。”

柳陌昕说罢顺着味道寻了过去,寻了许久终于找到了这香味的源头,味道是从以琳泉中散发出来的,原来是实信长老为了让玉修恢复的更快更好因此往里面加了好些个奇花异草。

相离甚远柳陌昕看得不算真切,只是隐约间似乎是一个人坐在潭子的正中间,看他的背影也不过十多岁而已,柳陌昕试探似得往前去想看得更清楚一些。

柳陌昕一步步的往前挪动着,这下可是让她看了个仔细:潭中坐着的是个少年郎,赤裸着上身,他双目紧闭,白嫩的脸上竟看不出丝毫的血气,他是睡着了,还是他根本就是一个死人?不然为何看不出他的呼吸?

柳陌昕被这个想法吓坏了,她忙不迭的往外跑去,不料脚底一滑整个人重重的摔倒在了潭边。

“什么人?”

惊魂未定之间一把寒光利剑抵在了柳陌昕的喉咙。持剑的是一位姑娘看年龄也不过比自己大不了个三五岁,这姑娘一袭青衣腰间束着一条紫红色的腰带,那腰带上的花纹分明是忘川秋水特有的标记----香玉牡丹。

虽说柳陌昕是第一次来忘川秋水但是她却一眼认出这个花纹,因为柳风尘曾遍访四方寻找此花,此次前来他们的行礼中便有这么一盆。

柳陌昕上下打量着她:能用香玉牡丹的装饰身份可见一般,应该不是可以轻易得罪的人,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可是碧水寒坛的大小姐且是这忘川秋水的客人,任她是谁也没什么好怕的。

于是清清嗓子故作镇定道:“你谁啊?胆敢用剑指着我,当我们碧水寒坛是好欺负的吗?”

碧水寒坛?此女一听忙的收剑入鞘后退一步道:“你是碧水寒坛的人?”

“那可不是?”柳陌昕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衣服上的土道:“都说忘川秋水是最重礼仪最讲规矩的地方,怎么今天倒对远道而来的客人拔剑相向了?告诉你,我可是柳风尘的女儿,你得罪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姑娘仔细打量着柳陌昕,眼前的这位姑娘也不过十来岁出头,可是单是这一身的衣着打扮就非寻常人家可比拟的。别的不说单是她右手手腕处的那条水苍玉的链子就价值不菲,也就富甲一方的柳家能这么挥金如土了。

“玉竹不知情唐突了姑娘,还请柳姑娘不要计较。”姑娘说着低头赔了个礼。

此女名叫玉竹,三岁时便来到了忘川秋水。据说当年是因为被邪祟侵身,父母药石无灵把她弃了,正巧被路过的灵尊长者救下带回忘川秋水,亲受修仙问道之能且赐名玉竹。

两年前玉修身中破灵釘,灵尊长者这才把她安排在玉修的身边给他护灵且照顾他。

柳陌昕见状自然也是放松了许多摆手道:“算了算了,念你也是无心之失我就不和你计较了。”说着朝以琳泉中偷瞄了一眼道:“潭中的那个人是死了吗?”

“柳姑娘慎言!”玉竹慌忙提醒道。

“怎么了?不是死人吗?”柳陌昕道:“就算不是死人怕是也跟死人差不多吧,你看我们都在这里这么久了,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不是死人是什么?”

这以琳泉中坐着的可是忘川秋水的少尊主,柳陌昕却一口一个死人的叫着,让玉竹的心里好不舒服。但对方毕竟是碧水寒坛的柳家大小姐身份尊贵也不便多说什么。

于是扯开了一个话题道:“柳姑娘怎么会一个人来这以琳泉?柳宗主没和姑娘一起过来吗?”

被玉竹这么一说柳陌昕才突然想起自己已经出来很长时间了,再不回去估计柳风尘该担心了。她可不想第一次来这忘川秋水就被自己的父亲当着外人的面训斥。

于是忙说道:“我该回去了,不然我爹爹该找我了。”

“姑娘慢走。”玉竹行了一礼长舒一口气,终于送走了这位大小姐。

玉竹走到以琳泉边在玉修面前俯首行了一礼道:“公子恕罪,是玉竹看护不周让公子受惊了。”

此时的玉修微微睁开眼睛道了声:“无妨。”

“公子今日的修灵时辰怎么比往日长了?可是身体又不舒服了吗?”玉竹问道。

“没有,”玉修道:“只是不想被外人打搅罢了。”说罢又慢慢阂上了眼。

玉竹见状恭敬的退下了······

《破灵钉》 免费阅读章节

《破灵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