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阴夫如玉》阴夫如玉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 阴夫如玉年下攻

阴夫如玉

穿越奇情已完结

《阴夫如玉》由网络作家冰箱少女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刘清,阮杏芳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血…… 血降!! 一想起血降发作时,腹内的绞动。 那简直…… 比死还难受!! 我咬住了唇,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听。” “这就乖了

|更新:2020-06-25 04:03:0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阴夫如玉》由网络作家冰箱少女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刘清,阮杏芳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血…… 血降!! 一想起血降发作时,腹内的绞动。 那简直…… 比死还难受!! 我咬住了唇,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听。” “这就乖了

《阴夫如玉》免费试读

血……

血降!!

一想起血降发作时,腹内的绞动。

那简直……

比死还难受!!

我咬住了唇,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听。”

“这就乖了,弄脏了,我给你洗。”他就跟哄小动物一样,揉了揉我额前的发丝。

周围传来一阵哄笑,大家伙儿都在嘲笑我。

真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要是把他们家闺女丢有鬼的水缸里。

看他们还笑得出来不!!

我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在心里腹诽着。

磨磨蹭蹭的到了水缸边,我一只脚埋进去。

已经能感觉到,水的冰凉刺骨。

那水简直就是带刺的,凉意浸透了骨髓。

直冲心脏,心口好像被什么冰锥子猛地刺中一样难受。

我呼吸一窒,喘息着,想把腿先拿出去,“水……水好冷。”

浑身冷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让婷婷先出来吧,这水阴气重,容易伤身体。”降头公比刘清琁有良心,拄着拐杖过来想扶我出去。

突然,脚踝的位置为什么东西狠狠扥住了。

猛地一拉,我的身体直接被拉进去了。

那力道极重,连一丝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差一点点,还把降头公的一把老骨头都带进来了。

我眼前水花四溅,脚骨剧痛无比。

看到的刘清琁的影像,也是模糊的,心里有股恨意难消,“刘清琁,我恨你……我……要是死了,做鬼……我……”

喝了几口水,呛得我肺都要炸了。

身子被拉到了深处,却一下感觉周围都安静了。

意识恍惚,天空被一片幽绿色笼罩。

一只冰凉仿佛带着滑腻粘液的手触摸到我的脸上,每一下都好像脸部被冻住的冰滚过,能生生带下来一层皮。

隐约间,似乎有个变态的男人在我身边说话,“好俊的阴女子,是那帮猢狲用来祭祀给我的吗?血一定很甜……”

不要!!

不要喝我的血……

我想反抗,可是眼睛都睁不开了。

脖颈上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摩擦而过。

那股尖锐扎入脖子的一瞬间,我的身体好像被丢进冰窖里。

狠狠的冻住,完全麻木了。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想回家,让爸爸叫道士来……

把你……

灭了。

手握成了拳头,又很快松了。

意识消散在这冰凉刺骨的水里,可是莫名之间又有一股温热日光打在身上。

“清琁,你婆娘没事吧?你的心还真是狠咯,这么漂亮的婆娘让她掉进水缸里。”村长媳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清琁打趣道:“你心疼哦?”

“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娃儿,可是换了我,我肯定是不舍得。”村长的婆娘得了便宜还卖乖。

清琁感叹道:“今晚,怕是要跪搓衣板咯!”

你们!

母子整天奴役我!

还跟人乱说,说什么我会让你跪搓衣板。

虚伪!!

满口谎言……

“刘……刘清琁,我恨你!!”我睁开了眼睛,一巴掌就砸在他清秀的脸颊上。

他脸上的笑容一僵,扼住我的手腕,“你敢打我?”

眼神邪冷,看的我的小心脏猛地一颤。

我差一点就怂了。

张口跟他道歉,说对不起之类的。

可刚才在水缸里命悬一线的记忆,还历历在目。

抿着唇,倔强的不肯服软。

“我看她就是血降吃得不够!!才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份……”阮杏芳站在水缸边,阴狠的说了一句。

水缸那头他们好像在做法,缸口的位置被缠上了粗粗的麻绳。

麻绳上系了铃铛,每隔15度角。

还勾上一笔,红色的朱砂。

降头公和阮杏芳两人,正在如火如荼的用黄纸封印那口水缸。

看样子,好像是要封印这口水缸。

要不是一时脱不开身,估计阮杏芳早就催动血降惩罚我了吧。

刘清琁眼神一冷,“我看也是,连自己男人都敢打。是该回去好好教训一下,让她好好知道一下什么事三从四德!!”

突然,水缸冒出了水泡。

一串接连着一串,碧绿色的水就好像煮沸了一样涌动着。

“降头女子,它要跑!!”降头公喊了一声。

阮杏芳连忙往水里洒了药粉,说道:“不能让它跑了,跑了全村都不能有安宁。”

那药粉好像暂时压制住了水中的厉鬼,可是很快缸上就出现了一抹裂痕。

两只灰白色的手臂,轮流从缸中伸出。

瞧着,就让人汗毛倒竖。

想来应该是那药粉,已经压制不住它了。

“明月,这里不适合你多待,回去。”刘清琁忽然在我耳边淡声吩咐了一句,往我手里塞了一个香囊。

我被他松开了身子,有些茫然。

他已经走到缸边,白皙的素手落在缸沿上,“下午的日头大,你们两个长辈先到边上休息,我来。”

《阴夫如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