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共此余生》此婚悠悠 共我余生txt kuso 共此余生全文章节

共此余生

玄幻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共此余生》是轻轨时代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景笙,望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天边尚且鱼肚白,大白公鸡昂首立于墙头,抖擞周身洁白长羽,鸡冠挺立。已然是蓄势待发,要开启嘹亮歌喉。 听闻鸡鸣,院中高大桃树轻微颤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3 04:05: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共此余生》是轻轨时代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景笙,望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天边尚且鱼肚白,大白公鸡昂首立于墙头,抖擞周身洁白长羽,鸡冠挺立。已然是蓄势待发,要开启嘹亮歌喉。 听闻鸡鸣,院中高大桃树轻微颤

《共此余生》免费试读

天边尚且鱼肚白,大白公鸡昂首立于墙头,抖擞周身洁白长羽,鸡冠挺立。已然是蓄势待发,要开启嘹亮歌喉。

听闻鸡鸣,院中高大桃树轻微颤动,满树花苞顷刻开放,馥郁芳香洒满庭院。

干枯沧青树皮上浮现一张沧桑老脸,一阵青烟起,变作一蹒跚老者。绿发红衣,面容祥和,正是桃妖。

天光大亮。

外面道上,有一驼背老太太一手拎着一筐鸡蛋,一手携着年幼孙子,正往摆集处缓慢行去。

小娃娃头上用红线绑着两只小揪揪,扯了扯老人袖子,停下步子来,圆润手指指向院内,眼中惊喜。“奶奶!奶奶!狗剩儿跟你说哦,刚刚那里,有一棵好大的桃树,咻的一下开花,又咻的一下不见了!”

老人家对他微微一笑,权当孙儿胡话,随便应付一下,便就领着离开。

桃妖拄着拐杖,微驼着背,慢慢行至院门前,将门栓取下,放于一边。昨夜姑娘那边来了消息,她今日便要回来。

才开门,哒哒马蹄声便由远处穿过来。桃妖缓慢下了台阶,伸首而盼。马车在院门前刹住脚步,车前两只高壮黑马瞥了一眼桃妖,鼻孔喷出热气,把脑袋高昂起,气焰盛的很。

车夫跳下来,将下车小凳取出放好,掀开车帘,“公子,姑娘,到了。”

司景笙先探身出来,下了马车。桃妖满面惊喜,“公子可是恢复了?”

“嗯。”不过简短一字,喜悦之情,溢于面外。

等了半天,却也再不见有人下来,桃妖探首望向车内,见易茗茶正坐于车中,鼓着面颊,模样煞是可爱。桃妖笑着对她招手,“姑娘,到家了,下来啦。”

司景笙大掌伸出,想去扶易茗茶下车,被她一掌打开。女子娇软语气带着些许不快,“不要你扶,大骗子。”看也不看司景笙。

“车夫小哥,可以麻烦你一下吗?”从马车到地上距离不短,加上她现今装扮实在不便,得有个人帮忙扶一下。

司景笙偏头舍了个余光过去,吓得驱车小童原本就白的脸更甚,哆哆嗦嗦着离远去,语气惶恐,“姑娘娇贵,哪是奴才可以触碰的?”

“茶茶,你看他不愿。乖,我扶你下来。”司景笙将被她拍开的手重新放回,笑的灿烂。他本就生的好,一笑起来,更是醉人。易茗茶一时被这笑容迷了心窍,细白柔荑乖乖放入他掌中,被他轻轻扶下。

桃妖见易茗茶被司景笙那张秀面迷的七荤八素,不知东西的模样,轻叹一口气,小声嘀咕,“哎,姑娘当真是死死栽在公子手上。”

“姑娘!姑娘你可回来了,我想死你了!”胖胖自院中拔腿跑来,笑意挥洒。

胖胖欢喜惊叫将她从迷乱中喊醒,见自己手被紧握于司景笙宽厚温暖大掌中,想着自己方才还不让人家扶,现今又是这般情况,不禁羞红了俏面。

她卯着劲,想将手从司景笙掌中抽出来。无奈男人握的紧,她根本无法抽出。

易茗茶拖红着脸,耳根发烫,一双美目瞪着司景笙,“死骗子,把我手放出来!”“茶茶你自己将手放入我手中,那便是允了我将其握住。既是握住了,那便决计不会放开。”

司景笙直勾勾看着易茗茶,墨黑双眸中盛满如水柔情。嘴角笑意明朗,语气万分坚定。

桃妖将飞奔胖胖紧紧拽住,不让她去打搅二人温情。

“爷爷,姑娘何故喊公子死骗子?”胖胖皱着一张圆脸,满面疑惑。

“至姑娘归来,公子都是以少年面目见她,现今突地这般变作一成年男子,换做谁,都无法接受。喊公子作骗子,细想起来,倒也是没什么问题。”

“算了算了,就权当是被小狗咬住了。”易茗茶看着不知何时已变作相扣的双手,叹了口气,偏过头去,大步往院中走去,不再看司景笙。

男人面上笑意不住放大,像个得了糖的孩子一般。

死皮赖脸的陪着易茗茶的用了早膳,林瑶来了消息,司景笙需得即刻回去。他倒是不急不慢,抱着易茗茶耳鬓厮磨半刻,将她紧紧收入怀中,汲取香软躯体上的温暖。

只有她在怀中,才能得到一点安心。

易茗茶想挣脱司景笙温暖怀抱,推搡着他,“男女授受不清,你这般,是什么意思?”“娘亲说过,除开她,便只能够抱娘子。茶茶既已入我怀中,你说,能是什么意思呢?”

一番话,说的易茗茶秀面通红,推搡他的力气也不自觉变小。

“对,就这样,让我好好抱抱你。”司景笙将头埋于她颈脖,灼热气息渗透衣服,抵达肌肤。

松开时,怀中女子面上热气依旧未退。一双水眸垂下,不去看他。司景笙在她额上落下一吻,抓起她的手,十指相扣,“来,送我出去吧。”

白面车夫正在外面等着。道上行人已经多了起来,见这般华贵马车,同着那两只上等的骏马,纷纷侧目,小声议论。

那两只傲气黑马见街上突地来了这多生物,一个两个目光还不住在自己身上流转登时鼻腔喷涌的热气更甚。车夫轻声安慰,“莫要生气,再忍耐一下,公子一出来我们立马就离开这。”

桃妖正坐于凉亭中,吃着点心饮着茶,同小妖们讲着话,惬意十分。

这院中精怪,除去桃妖同胖胖,其他都喜正午时分醒来。今日是因着易茗茶回来,他们这才特意起早。

“别看姑娘一口一个骗子叫着公子,看着烦他的很,其实对公子,她向来是心软的很,虽着讨厌他欺骗自己,但只要公子好生哄哄,不出几日,决计便就好了。”

有些东西,即便是转了世,轮回几次,刻入灵魂里的欢喜,是断然不会被舍掉的。

有小妖不信,出声反驳,“可是姑娘向来最讨厌别人哄骗她,公子可是借着那少年躯壳,占了姑娘不少便宜,以姑娘性子,定然不会轻易便原谅公子的。”

桃妖捏起一块花型粉白软糕,轻放入那小妖口中,“那不过是对别人才这般。于姑娘而言,公子的重要,且不说从前。便是现今了无前世记忆的情况下,那也是放在心尖上的,独一无二的存在,哪能相提并论?”

《共此余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