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蜜宠娇妻:试婚三个月》盛世宠婚三个 耽美 蜜宠娇妻:试婚三个月XXOO

蜜宠娇妻:试婚三个月

现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叫谦牧,骆佳漪的小说是《蜜宠娇妻:试婚三个月》,它的作者是时九岁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骆佳漪从医院出来后,回到自己的房间,越想越觉得不甘心,区区一个穆婉兮在她的眼里应该是如蝼蚁一般的存在,不就是有君谦牧撑腰吗,竟敢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3 16:03: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谦牧,骆佳漪的小说是《蜜宠娇妻:试婚三个月》,它的作者是时九岁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骆佳漪从医院出来后,回到自己的房间,越想越觉得不甘心,区区一个穆婉兮在她的眼里应该是如蝼蚁一般的存在,不就是有君谦牧撑腰吗,竟敢

《蜜宠娇妻:试婚三个月》免费试读

骆佳漪从医院出来后,回到自己的房间,越想越觉得不甘心,区区一个穆婉兮在她的眼里应该是如蝼蚁一般的存在,不就是有君谦牧撑腰吗,竟敢打她!

“小姐,楼下有人找您。是两位男士,其中一个说姓君。看样子应该是。”佣人站在门口话还没有说完骆佳漪就迫不及待的飞奔下去,一定是牧尘哥哥找他了,牧尘哥哥肯定是知道她受委屈了,来安慰她了。

“哎哎哎,你是不是把话没给那傻子说完。”一个佣人问了刚才那个说话的,见骆佳漪离开了才放开了说。

“我看不像是君牧尘,倒像是歌手君谦牧,就是我的君君~”佣人点了点头,脑子里还是君谦牧的模样~

“那傻子都下去了,你待会自求多福吧,估计她失望了你就该绝望了。”那个继续说道,骆佳漪惩罚人的手段残忍的令人发指,承受过的人没有人敢再承受一次。

“我。。”那位佣人哆嗦着身体,不住的颤抖,她们私下里管骆佳漪叫傻子,谁让那是个蠢货,可是奈何人家命好,就能被骆风认作妹妹,成了骆家小姐,而她们。。那位佣人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快速离开骆佳漪的房间。

“怎么是你们俩,你们干什么来了?!”骆佳漪看到了客厅沙发上优哉游哉的被佣人当做座上宾的鞠谨和君谦牧,满脸的惊讶和生气。

“骆小姐,采访一下我们即将要成为赫赫有名的大明星骆佳漪小姐~”

鞠谨的话令骆佳漪听的十分的舒服,赫赫有名的大明星,对,她骆佳漪生来就该是万人瞩目的:“说吧~”

说吧,呵,他怕说完她受不住:”你觉得夜黑风高适合干什么?“

“鞠谨,你要干什么?”骆佳漪佯装娇怒,果然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还不是想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我认为,,夜黑风高适合打人!”

说完,鞠谨的手捏住骆佳漪的下巴,像是暴怒的狮子,语气寒冷:“你最愚蠢的地方不是智商欠缺,而是欠揍,我的女人你都敢动,TM的,谁给你的胆量。”

手逐渐用力,骆佳漪的脸部有些变形,旁边的佣人吓得瑟瑟发抖,想要拿起电话打给骆风,随着一个佣人的一声惊叫,外面的保镖蜂拥而至。

保镖们列阵围住君谦牧和鞠谨,沙方上坐着的君谦牧,盘了盘手上的核桃:“好久,没有遇到这么讨厌的人了。”

扯开外套,君一带的人也随即闯了进来,仔细看发现那些人动作神态几乎像是一个人,站姿和眼神也充分表明了他们是受过特等训练的。

“二爷。”君一在站在君谦牧的面前,询问君谦牧的指示。

“打。”君谦牧的语气携着铺天盖地的怒气,骆家的一等保镖都去保护骆风了,留在家的人看到如此阵仗,有人已经摸身上的传唤器了。

“啊!”一声惨叫下传来手骨断裂的声音,君一对着那人:“二爷不喜欢有人在他面前给自己加戏。”

手势挥下,君一带来的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那些保镖,全场静的几乎没有一丝的声音。

骆佳漪在鞠谨的手上瞪着鞠谨,嘴里发不出一丝的声音。

“君少爷,您不能这样。”一位女管家缓过神用尽全身的勇气颤巍巍的说出一句话,君谦牧好可怕,比那个捏着骆佳漪下巴的男人还要可怕,他就像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令人心生忌惮,恐惧。

得到的只是一个死寂的眼神,此刻的君谦牧,没有了以往的优雅从容,有的只是浑身的冷冽气息和王者般睥睨万物的姿态。

“啊!!”骆佳漪的惨叫声传来,是下巴脱臼的声音,鞠谨甩了甩手,掏出纸巾将手擦了擦:“真可惜,我不打女人,不然真想把你这张脸打成各种形状。”

“谦牧,你要不要我出手。谦牧~”鞠谨此刻也发现了君谦牧的不对劲,他一直知道君谦牧不似表面的那般无欲无求,清新寡淡,可这样的君谦牧他也是第一见。

君谦牧没有理会鞠谨,直直的走向骆佳漪,每一步都像丧钟般敲打在每个人的心间,骆佳漪第一·次感知到了死神的到来:“呜呜呜,呜呜呜”下巴的脱臼导致她说不出话,鞠谨将她甩在地上尚没有起来。她只能拼命的后腿,拼命的摇头。

黑色的皮鞋踩在了骆佳漪的脸上,狠狠的踩:“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该死,我捧在手心的人让你欺负了,我要怎么惩罚你呢?就罚你。。去死好了。”

君谦牧戴上君一为他准备的手套,弯腰把骆佳漪从脖颈出提溜上来,笑的像罂粟般,他的瞳孔处倒映着骆佳漪无限恐惧的眼神,耳边是对方呜呜的悲戚声音。

“谁都不可以欺负她,谁都不可以伤害她。”君谦牧喃喃的出声,手指逐渐用力,骆佳漪的脸色发红发紫,不难看出下一秒她就会没命。

“君谦牧!不可以!”鞠谨用尽力气的掰开君谦牧的手:“谦牧,听我说,你的继承典礼还没有举行,你的君家队还爱着你,你不可以让他们粉了一个杀人犯,不可以让君牧尘有任何把柄,难道你要把老夫人最在乎的君家拱手让人吗?”

鞠谨说完瞪了君一一眼,这败家玩意,也不说和他一起拦着君谦牧,还给准备手套!

君一低下头假装不曾在这个空间出现过,他是真的很冤枉,二爷出手他敢拦?那是他的主子呀!手套明明是一直都备着,二爷有洁癖好吗。

君谦牧的眼神逐渐回焦,手慢慢的松开骆佳漪,骆佳漪瘫坐在地上,拼命的咳嗽。眼睛却是连看君谦牧都不敢,君谦牧蹲下身,盯着她一字一顿:“有我在,谁都不可以欺负穆婉兮。还有她的朋友,你若敢让我的婉婉不开心,我君谦牧定会让你骆家粉碎瓦解。”

“君一,把剩下的,今天在片场的那些人都送去一份礼物。”君谦牧扔掉手套,

《蜜宠娇妻:试婚三个月》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