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嘉靖元年》嘉靖元年本的题署后学罗本贯中 出柜 嘉靖元年全文阅读

嘉靖元年

古代言情连载中

《嘉靖元年》是二两桃蹊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嘉靖元年》精彩章节节选: 为此王铮要求下属们,加班加点,早点将堆积的案件解决,下属们从善如流,纷纷像新上司保证,一定会协助好领导工作。 第二天一大早所有的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0 12:05: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嘉靖元年》是二两桃蹊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嘉靖元年》精彩章节节选: 为此王铮要求下属们,加班加点,早点将堆积的案件解决,下属们从善如流,纷纷像新上司保证,一定会协助好领导工作。 第二天一大早所有的

《嘉靖元年》免费试读

为此王铮要求下属们,加班加点,早点将堆积的案件解决,下属们从善如流,纷纷像新上司保证,一定会协助好领导工作。

第二天一大早所有的官员按时的到来,一心一意的磨洋工,整一上午一件卷宗都没有整理出来,王铮稍微的催上几句,大家就只会嘿嘿的笑上两声,可是手中动作依旧是那么个进程。

一直到响午过后,甚至有人开始打上了瞌睡,坐在原地跟小鸡啄米的一样,这些王铮都能忍,直到最后让王铮愤而开骂的是,山响的呼噜声,肆无忌惮。

“尸位素餐,能干就干,不能干就滚!”

打呼噜的人,猛然的惊醒“吓唬谁呢,就你能干,你自己干吧!”起身就走。

一个人开了头,剩余的人,一个跟着一个,走的毫不留恋,一个转瞬,就只剩下了王铮孤零零的一个人。

举目四望,无一帮亲可用,王铮早就习惯了,这么多年以来,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自己走过来的,自从很多年前恩师将他从狼嘴里抢回来的那一刻,王铮就知道,此后的路艰难险阻,非常人可走。

摸了摸自己纤细的手腕,着实有女人之姿,这是他疏忽了,明明束胸绑的很好,甚至连假喉结,都贴的天衣无缝,因为身量较高这些年也没有人看出端倪,自己学着男人的姿态过了这么多年,如今早都习惯了。

是的,王铮是个女人,本名叫做王筝,十六年前,惨遭灭门,她是王家的遗孤,被追杀至山林,躲在了狼穴里,亲眼的看见无数的人在眼前倒下,洒尽了鲜血,却从未哀嚎,终隐匿下这小小的女童。

恩师找到她,正是母狼回巢的时候,在晚一步,她就成了别人的晚餐。

之后得了生机,女扮男装的活到了现在,王家的血仇,都要她一一的讨回。

一个人办事,从来都不是可怕的,王铮从来都没有害怕过,堆积如山的案卷又怎么样,一日复一日,一夜复一夜,离开了人群,她还能更好的思考。

该抓的抓,该判的判,该放的放,用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才清理好了堆积的案件,起义排外,等着看好戏的人,一时间的傻眼。

可也许这傻眼还早了点,紧接着那几位打呼噜不肯合作的官员,一一的下狱,罪名都不用费尽心机的罗织,沉积的案卷中,稍微的审理几番,就能抓出一把子贪污受贿的烂底,于是世界彻底的清净了。

昂着头的地头蛇们,暂时的都蛰伏了下来,王铮的名声也随着这件事情传遍了延平,喜欢她的百姓很多,痛恨她的官员也不少。

被她整治的那些官员们,甚至还联合了民间的势力,扬言要给她放点血。可是王铮从来都没有怕的。

也就在这扬言之后,王铮的住处三翻四次的受到攻击,她租的是一个民房,甚至为了省钱,只租了其中的一间,这家的人淳朴厚道,以种田为生。

没几日院墙就经常的倒塌,草垛莫名的起火,王铮万般无奈之下,只好说搬走,房主也不敢挽留,毕竟当官的不常在,可是流氓常在呀。

背了包袱出了门的王铮,就又开始了四处的流浪,今天在这里凑合一宿,明天去哪里凑合一宿,白天办公还好,晚上就难过了。

现在还是夏天,夜晚虽然的有些蚊子,但是捡颗大树上还是能凑合一段时间的,王铮算过,她一个月的俸禄是七石,折合成现银34两,除去吃喝与日常用度,还能剩下一半,在这里买间完整一点带个厢房的房子,约莫四十两也就够了。

再赞三个月,连着家具,她就有地方住了,那时候也正好入了秋,冬天就不用挨冻了。

盘算着正好呢,大树叉也栖身了好几天,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今天从衙门回来,围着原地转了几圈,只看见树桩,大树倒是不见了。

好在她每天去办公都背着自己的包袱,如今看见只剩了树桩,倒是像自己的家没了一样,不免一时悲从中来。

“王兄,你在这里对着树桩子发什么呆?这大半晚的”

突闻背后传来声音,王铮猛然间的回头,卫风与他的仆从都在。

“我家让人砍了”

“谁这么大胆子?”

“地痞流氓呗”

“要不去我家暂住?”卫风试探的问道。

王铮从善如流,“也可”

后来一行三人,就落脚了在了卫风临时的家里,小小的四合院,倒是幽静,没有多余的人,南厢房朝阳,分给了王铮,王铮自是感激不尽。

为此第二天还特地的早起做了早饭,虽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手艺,但是清粥小菜还是做的了的。

自此卫风在也不用食不果腹,王铮也不用四处的流窜。

倒是有不开眼的也来过两三次,半夜蒙着面,泼油的,耍刀的,各种姿势都有。

可惜卫总旗,不是平民百姓,三下五除二的收拾了干净,那些个宵小们终于被震慑住,在也不敢上门,谁都知道了王推官的新家里,住了两尊煞神,一般人是惹不起的。

之前卫风还同王铮开玩笑说道“你这小小的推官究竟是得罪了谁?怎么一路从京城追到了这里?”

“如果我说是张璁,张大学士,你害怕不?”

“……”卫总旗一脸的茫然。

王铮继续说道“那你可还听说过,小人王铮,永不擢用?”

“是你?”卫总旗手里端着的饭终于不香了。

“不好意思,正是不才在下”

“……那如果我现在说不认识你管用吗?”

“恐怕不管用”王铮认真的回答。

自此这小小的四合院里的,就真的住下了三个人,负责打架的与负责做饭的,相处的还挺和谐。

嘉靖三年秋,王铮已经在延平站住了脚,卫总旗与其仆从大生依旧没有启程回去,每日里早出晚归,偶尔不归,王铮也从来都没有问过。

秋天本是农忙的季节,马铃薯,花生,玉米这些从国外引进的农作物也都该收了,农作物产量的上升,百姓们大部分都能吃饱喝足,只要没有天灾人祸,人口都极巨的增长。

《嘉靖元年》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