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情如烈酒,爱你封喉》爱你如血封喉 腹黑攻 情如烈酒,爱你封喉穿越文

情如烈酒,爱你封喉

职场连载中

新书《情如烈酒,爱你封喉》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梵音祭,主角谭季川,侯宽永,是一本职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老太太愣了好半天,才疯了似的朝着周晓怡冲了过去,拉着她的胳膊摇晃,“你不孕怎么不早说!泽沐不能绝后,我们老李家更不能绝后!走,赶

|更新:2020-07-22 20:02:5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情如烈酒,爱你封喉》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梵音祭,主角谭季川,侯宽永,是一本职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老太太愣了好半天,才疯了似的朝着周晓怡冲了过去,拉着她的胳膊摇晃,“你不孕怎么不早说!泽沐不能绝后,我们老李家更不能绝后!走,赶

《情如烈酒,爱你封喉》免费试读

老太太愣了好半天,才疯了似的朝着周晓怡冲了过去,拉着她的胳膊摇晃,“你不孕怎么不早说!泽沐不能绝后,我们老李家更不能绝后!走,赶紧跟泽沐去办离婚手续!”

“妈,你忘了我怎么对你了,你现在竟然逼着我跟泽沐离婚?!”周晓怡受伤的盯着老太太。

老太太压根不理会这些,嘴里只念叨着,“我们老李家不能绝后,周晓怡,你识趣的就马上去跟泽沐离婚!”

周晓怡推开老太太,原形毕露,“我告诉你,我不可能跟李泽沐离婚,你要是不想你儿子进监狱,最好给我把嘴巴闭紧了!”

“你要把我儿子怎么样!周晓怡,你个不要脸的贱货!”老太太说着,已经扑了过去。

看着两个人扭打在一起,我拿起手机报警,不等电话接通,周晓怡就慌不择路的跑了。

“不行,我不能让我儿子绝后。”老太太着了魔似的念叨着,也跑了。

等所有人都走了,我妈冷不防的给了我一巴掌,“都是你惹得好事!让我没一天安生日子!”

我妈是典型的窝里横,可她也不能这么对我啊!

“妈!我是你闺女啊!”我再也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我不怕她打我,可她说出的话,对我来说是字字诛心。

我妈愣了愣,原本抬起的手慢慢的放了回去,脸色也稍稍缓和了一些,“既然你知道你是我闺女,那我说的话你听不听?”

“妈,我什么时候没听过你的话。”我想把真心掏出来给她看。

我妈点了点头,“听话就好,你大姨给你介绍了个对象,人挺不错的,明天下午三点,你过去见见。”

“妈,爸爸才刚去世,我现在不想考虑这些事情。”我实话实说。

可我话音还没落,我妈脸色登时就变了,“怎么,你还嫌你妈这张老脸丢的不够!还想让亲朋好友戳着我的脊梁骨过日子!唐蜜,你已经逼死了你爸,难道你还想逼死我不成!”

我***话就像是密封的塑料袋一样,让我瞬间窒息。

在她逼人的目光下,我只能点头答应。

相亲的地点有点偏,快接近城郊了,我赶过去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我怎么也没想到,我妈让我相亲的对象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叫侯宽永。

“你妈都跟你说了吧,我条件不错,你要是跟了我,包你吃香喝辣。”

我吓得不轻,立刻呼救,“救命啊!有流氓!”

我这一喊,周围的人全都看了过来,侯宽永也慌忙松了手,可人却恼了,“你什么意思,你妈收了我一百万彩礼,你又跟我来这一套,把我当傻子耍啊,我告诉你,老子弄死你们比碾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你放屁!我妈不可能收你的彩礼!”我肯定的瞪着他。

侯宽永更怒了,“你们这是想不认账呗,实话告诉你,你妈不止收了我的彩礼,还让我今晚把你给办了,生米煮生熟饭!”

我像是被人当头给了一棒子似的,那种震撼从头顶一直渗到四肢百骸。

我狼狈的抬头,竟然对上了谭季川深潭一样的眸子,整颗心慌乱的想哭。

他大手搂着我的腰,瞥了一眼侯宽永,面无表情的问我,“又在卖身?”

我脸上一阵燥热,立刻摇头,“我不认识他。”

侯宽永骂骂咧咧的,又过来拉我的胳膊,可谭季川却一个转身,把我护在了他的身后。

“哪来的小白脸,少管老子的闲事!”侯宽永说着,就要越过谭季川。

谭季川却不慌不忙的挪了一步,恰好拦住了侯宽永的路,云淡风轻的问他,“你一百万给了她?”

他说着,又抽出一根烟点上,用力吸了一口,烟头瞬间变得火红。

侯宽永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哀嚎了起来,我看过去的时候,谭季川刚刚手里的香烟,正倒插在侯宽永的嘴里,舌头上还星星点点的冒着火光。

“以后跟我的女人说话干净点,要是再有下次,可就没这么简单了。”谭季川一手插进西装口袋里,一手拉着我出了饭店。

侯宽永的哀吼声还在身后,谭季川已经把我塞进了车子里,然后朝着司机吩咐,“开车。”

我坐在他旁边,不自在的道谢,“刚才谢谢你……”

“刚好视察一个项目而已。”他慵懒的回答。

一路上谭季川都没再说话,只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等快到我出租屋的时候,他才忽然问我,“你是亲生的么?”

是啊!我也在心里问自己,我做梦都想不到我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大家都说我跟我爸长得很像,应该是亲生的吧。”我苦笑着回答。

谭季川抿唇,从西裤口袋里抽手出来,按下车窗透气,我这才注意到,他一直插在口袋里的那只手,手背烫红了一大片。

“谭先生,你先等我一会儿。”我说着立刻下车,在附近的药店买了只烫伤膏。

谭季川见我想给他上药,手又不自在的放回了口袋里,“一截烟灰烫的小伤,用不着兴师动众。”

“药我都买了,不用也可惜了。”我看着他,不肯下车。

谭季川拗不过我,只能把手伸过来给我,“快点儿,我还有事。”

“嗯。”我应了一声,手上的动作加快。

谭季川的手很好看,五指修长,骨节分明,皮肤白嫩,比许多手摸的手都好看,现在手背箍了一层药膏,倒是看着有些不和谐。

“好了。”我抬头,拧上药膏盖子,看向他。

他看了眼手背,皱紧了眉头,嘴里不满的嘀咕着,“丑死了。”

他嘴上这么说,可还是把手放在了扶手上晾干。

我这才下了车子,目送着他离开,可刚送走了谭季川,李泽沐就从旁边的花丛里走了出来……

《情如烈酒,爱你封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