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祝您游戏愉快》祝您休息愉快英文 年下攻 祝您游戏愉快父子文

祝您游戏愉快

灵异连载中

楠木匣子新书《祝您游戏愉快》由楠木匣子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毕旭染,小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不是说了不要惹她的吗?”将小玫拉得远离毕旭染和秋仪之后,陈险呵斥小玫,他向来不建议新人得罪新人。 同期新人,活过新手期之后,以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16 20:02:2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楠木匣子新书《祝您游戏愉快》由楠木匣子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毕旭染,小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不是说了不要惹她的吗?”将小玫拉得远离毕旭染和秋仪之后,陈险呵斥小玫,他向来不建议新人得罪新人。 同期新人,活过新手期之后,以

《祝您游戏愉快》免费试读

“不是说了不要惹她的吗?”将小玫拉得远离毕旭染和秋仪之后,陈险呵斥小玫,他向来不建议新人得罪新人。

同期新人,活过新手期之后,以后碰面的机会很大,因为越到后面人越少,能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要好。游戏后面的难度很大,又要防鬼怪又要防队友,这样的话以后怎么死都不知道。

小玫撇嘴,不以为然,她从小打架就厉害,真要打起来她还未必会输给秋仪,她不服气地说道:“她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

陈险也是个人精,一见小玫这样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了,于是冷笑道:“你要是再这样下一关我就不带你了。”

陈险没有和小玫争执,而是直接捏住了小玫的软肋,小玫再怎么对自己的体术自信,在这个送命的游戏里,她始终是个新人。小玫连新手期还没过,还是需要人指导一些游戏规则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被放弃了,等待她的未来是什么不言而喻。

小玫不想死,故而,她只能乖乖地应了下来,保证她再也不去挑衅秋仪。

得到了保证之后,陈险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在游戏里能忍则忍,不要和别人起不必要的争执,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了吗?”

“可是你没有看见吗?”临近通关,又见证了这么多人的死亡,本来就不太擅长管理自己的情绪的小玫情绪有些激动,“在我们找东西的时候她居然什么都不做。”

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小玫是在迁怒。

“那也不是我们该管的。”陈险面无表情地说。

听见陈险这样说,小玫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反驳,反而问道:“那个秋仪也是老玩家吗?”,这个问题憋在小玫心里很久了,小玫也观察过秋仪很长一段时间,却一无所获。

陈险想起来每次一见血秋仪就揪着毕旭染的衣袖躺在他的身后,而且那个人胆子又小,怎么看都不像是老玩家,

“秋仪应该是新玩家,倒是经常和她在一起毕旭染看起来很熟练,他才是最有可能是老玩家的。”陈险说,“不管怎么说这两个人你都要防着。”

小玫应了下来。

陈险和小玫回去的时候,毕旭正在把从杂物间里翻出来的镰刀绑在晾衣杆上。

所有人再一次站在窗前,毕旭染手里还拿着改造过的晾衣杆。

秋仪说:“勾吧。”

毕旭染就将晾衣杆伸到了窗外,他原本已经做好了窗外会出现什么东西的心理准备了。谁知道直到晾衣杆绑住的镰刀勾住了那半截尸体的衣领,窗外还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在其他人紧张的目光之中,毕旭染小心翼翼地将尸体往回拖,途中并没有什么异样,直到尸体拖到窗前时,毕旭染想要伸手到窗外将尸体拎上来。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窗户忽然发出了奇怪的声音,紧接着窗户就自动关了起来,毕旭染见此,脑海里响起嗡的一声,直接僵住了身形。

秋仪见情况不对,迅速伸手拉住毕旭染的手臂,将他拉得后退了几步。

“咔嚓”的一声响,晾衣杆被窗户夹断了。毕旭染头皮发麻地看着这根竹制的晾衣杆,不难想象,如果不是秋仪反应快,此时和晾衣杆一起夹断的就是自己的手臂了。

想到这里,毕旭染惊魂未定地向秋仪道了谢。

秋仪没有回答毕旭染,她躲在毕旭染的身后露出半个头往外面看,“嘤嘤嘤,这东西好可怕啊。”

毕旭染:“……”原本的气氛全被秋仪忽然上来的戏瘾给嘤走了。

被这么一打岔毕旭染也放松了下来。

还好尸体已经被拉近了窗户,晾衣杆虽然被窗户夹断了一截,但长度还是足够的,只是镰刀已经随着另外一截晾衣杆落在了窗户的外面。见识到了这窗户的异样,没有人愿意翻窗去捡。

“你那个镰刀,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那个地方还有没有多余的?”沉默了好一会儿,陈险才问道。

“没有了。”回答的是毕旭染,“杂物间里只有一把镰刀。”

陈险又往窗外看了一眼,镰刀掉在了靠窗的位置,除非将头靠近窗户,要不然都看不到镰刀。没有人愿意将头靠近那么危险的地方,陈险说:“那就去找可以代替的东西吧。”

“只能这样了。”毕旭染无奈,他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他原本以为屋子不让人逃跑才将人截成两段夹死的,谁知道原来玩家只要将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伸出去都会被夹。

不过面对这种情况毕旭染也没有太吃惊,在这种世界里发生什么事都有可能。在开启游戏之后的短短几天里毕旭染这个唯物主义者的三观被现实用钢丝球狠狠地洗刷着,现在已经坑坑洼洼面目全非的了。

最后陈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到了一些铁丝,那些铁丝并不算太细,拿几根来拧成一股掰成了勾状绑在晾衣杆上还是勉强能用的。

这一次毕旭染万分小心地将尸体勾上来,他注意着除了晾衣杆什么都没有往窗外伸。这一次进行得很顺利,什么都没有发生,很顺利地就将尸体勾上来了。

毕旭染将尸体勾上来之后陈险拿来了之前劈门用的斧头将尸首劈了下来。

尸体里的血在之前就已经流得七七八八了,陈险这一斧子下来,尸体的脖子上根本就没有多少血渗出来,但斧子还是被血染红了。

毕旭染在老玩家们身上无时无刻都能看到他们对他人生命的漠视。

无论是陈险此时砍下人头的冷漠还是秋仪时不时给出的似是而非的提示。毫无疑问,他们还是愿意救人的,也是希望有更多的新人能够活下去。他们看似做了很多,却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做。

老玩家们总是带着你爱听不听,爱信不信的态度,给出提示后,从来都不会管那些自寻死路的人,也不会劝别人少犯错,他们只做了他们想做的事。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将人头放上去吧。”陈险一手提着带着血的斧子,一手提着人头,对众人说。

《祝您游戏愉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