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妄图成松》赵成松 BG文 妄图成松Basher

妄图成松

现实连载中

主角是龚玉,汪嵩的小说《妄图成松》此文是枉松原创的现实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2018年4月25日,晚,10点50分。 两个不认为自己喝醉了的醉酒人士摇晃在川山大学旁的街头,临近学校的晚休时间,街上也只有零星的几个学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20 20:02: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龚玉,汪嵩的小说《妄图成松》此文是枉松原创的现实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2018年4月25日,晚,10点50分。 两个不认为自己喝醉了的醉酒人士摇晃在川山大学旁的街头,临近学校的晚休时间,街上也只有零星的几个学

《妄图成松》免费试读

2018年4月25日,晚,10点50分。

两个不认为自己喝醉了的醉酒人士摇晃在川山大学旁的街头,临近学校的晚休时间,街上也只有零星的几个学生罢了,就这几个学生,还得小心翼翼地绕开那两个醉酒人士,生怕被这俩人碰瓷。

“你走直点,别撞着人家。”汪嵩扯着龚玉的胳膊往一旁拽,没想到用劲儿过大,一下子将人从这头扯到了那头。

“你你你别动我,我直着呢!”龚玉被甩了这一下,晃了半天才好不容易站住了,然后努力地继续走着“闪电”。

“拉倒吧,”汪嵩听得直乐,上手去呼噜一把龚玉的小短毛,“就你这形象,说你是直的都没人信,你说人家女孩留短头发,那,那叫一个飒,要么就是帅,你倒好,瞅瞅你这大裤衩子,你这拖鞋,你也就能配得上一个‘糙’字罢了。”

“糙咋了,本人糙却不邋遢!‘糙’是我的生活态度!我就喜欢‘糙’!”

龚玉努力地咬准音,生怕自己口吃不清让旁人误会。

毕竟“cao”来“cao”去的,听着就很刺激。

“得了得了,赶紧走,看你这样儿,哥还是先把你送回家去吧。”

汪嵩嫌弃地看着龚玉在地上画着“闪电”,殊不知自己走的“S型弯道”也没好到哪儿去。

两个东倒西歪的人好不容易挪到了最后一个十字路口,却站在那里久久不敢动身。

“你,你看看那是个红灯还是个绿灯……”汪嵩眯着眼,脖子使劲儿往前抻着,跟个王八似的在那看了半天,“我怎么觉得眼前什么颜色都有啊……”

“我,我也看不清,绿,绿的吧?”

龚玉也学着汪嵩抻着脑袋看,看着看着,还往前伸出一根手指,想要把那个晃来晃去的灯光给摁住。

“走,走吧,反正我看着也没车……”

龚玉观察了半天,得出这么个结论,拉着汪嵩的胳膊就要往前走,却遭到了汪嵩非常顽固的抵抗。

“不行不行,你看着能算数么?这真要被车撞死了,我妈就真白养我长这么大了!不行不行,看准了再走!”

“你可拉倒吧,”龚玉一边拖着人一边吐槽他,“你就算不死,你妈也白养你了,否则你不白瞎‘混吃等死’那么个名号了么!走走走……”

汪嵩的胳膊被龚玉向前拽着,身体则拼命地向后蹲,把自己扭成了一条蛇,打死都不肯再往前挪动一步,两个人在路口拉扯了半天,终究是两个学生看不下去了,上前喊停了两个酒鬼的胡闹:

“诶!诶!你俩停一下,停一下,这红绿灯十一点就停止工作了,现在一直是减速黄灯,趁着现在没车,你俩赶紧走呗……”

“啊?”龚玉一愣,随即冲着人家学生傻乐着,“啊!是吗!哎呀,谢谢兄弟哈!真是,你看这事儿闹得,让人怪不好意思的,哈哈哈……”

那个酒鬼一边“哈哈”着,一边在热心学生的护送下拖着另一个酒鬼好歹过了马路。

“谢谢兄弟!好人一生平安!”

等到了马路对面,龚玉还不忘跳着冲人家挥手告别,把那俩孩子吓得加速逃离了现场。

龚玉还没乐够呢,自己正跳得起劲儿,就听着身后的汪嵩开始在那瞎嚷嚷:

“啊!撒开我!不准动我头发!不准毁我发型!”

龚玉寻思着这伙计是跟谁打起来了么,一扭头,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险些没笑喷过去。

川山市的绿化很好,尤其是大学旁边,栽了好些雪松,随便上来一棵都是上了岁数的,既不能挪动,也不能随便剪枝,所以有很多雪松的枝干都已经伸到人行道上了,再加上雪松的分枝点都很低,所以那些枝干底下基本上就走不了高于一米七的人,当然,正常的人也没必要非得靠边儿走,人行道这么宽,还非得跟个树争地盘么?

但那得是正常的人才行,还有些不正常的,譬如喝醉了的某人,就非得贴着路边走,个头一米七都过不去的地方他一个一米八的人还非得硬闯,那肯定逃不脱被“削顶”的命运,被削顶不要紧,偏他还留着一头长发,还是一头乱七八糟的长发,那树枝不缠你缠谁?不把你头发拽下来都算人家大雪松仁慈了。

“啊啊啊,撒开我!”汪嵩还在手舞足蹈地挣扎着,那边的龚玉却已经笑得跪到了地上,眼瞅着就没气儿了。

“哈哈哈,哈哈哈,我川山大学的大雪松岂是尔等妖孽能够近身的?哈哈哈……”笑到没气儿的人表示自己很痛苦,跪在那里连连用手捶着地。

“还笑!快来帮老子!”

汪嵩挣扎了半天,除了头皮越来越疼以外,头发跟树枝子仍旧难舍难分,直让他抓狂,自己解决无果,他只能扭头向龚玉求救,奈何那个已经笑到瘫痪的人连站起来都困难,更别提过来帮忙了。

最终,又是在路人的帮助下,汪嵩终于脱离了“苦海”,两人再次扭扭歪歪地上了路。

过了马路再走一会儿便到了龚玉住的小区,两个人“呼哧呼哧”地爬上了楼梯,好歹到了龚玉的家门口。

“谢谢大哥!辛苦大哥送我回来,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您就送到这儿吧!大哥一路走好!”

龚玉没开门,转身冲着汪嵩一抱拳,连声往汪嵩脑袋上扣高帽,然后单手冲着楼梯摆了个“请”的姿势。

汪嵩迷糊地“哦”了一声,可怜他刚爬上来就要被人撵着走,自己晕晕乎乎地转了个身,却一眼望进了漆黑的楼梯洞。

“我,我的天,这也太黑了吧……”

方才两人是一起上来的,汪嵩倒没觉得有什么,现在一想到自己要独自下去,怕黑的人腿肚子就打了转,半天没敢动弹。

“你个大老爷们居然怕黑?”龚玉觉得自己可能产生了幻听,她走到楼梯口往下看了看。

嗯,是挺黑的。

“兄弟,你真够意思,自己怕黑还送我上来,”龚玉“啧啧”道,“要不我再把你送下去?”

“别别别,那多不好意思。”

汪嵩赶紧摆手,心里琢磨着要不直接冲下去得了,可想是这么想着,发软的腿脚可不怎么给力,刚才走着平道尚且画“S”呢,这会儿再加速下个楼梯,那还不得直接滚下去啊?

别说,滚下去倒是挺快的。

“要不……”龚玉突然就起了逗逗他的心思,“我家是上下床,下层给你借宿一宿?”

龚玉笑得鸡贼,想着他要是真的顺坡下驴,自己就一脚把他从楼梯上给踹下去,哪知龚玉的话刚说完,就见汪嵩猛地一转身,手摆得更猛烈了。

“诶!不行不行!我妈说了,不让我晚上去姑娘的家里。”

“……”

“你妈怎么教你抢我的台词?她是不是希望你这辈子都找不着对象?”龚玉愣住了,话没经脑子就脱口而出,刚说完就觉得这话有些不对劲,就好像自己对他存着什么心思似的,便赶紧解释了两句,“不是不是,我刚才是逗你的,我妈也告诉我晚上不能去男的家里,也不能让男的进家门,只是,我觉得方才那话从你的嘴里说出来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别扭啥!一个道理!”汪嵩非常肯定他老***教诲,“你不能对男孩子有性别歧视。”

“我歧视谁了!你别给我扣大帽子!”

龚玉一掌推在汪嵩肩上,看着他肩上晃动的杂毛,突然又笑道:

“看这大长头发,你说你到底哪里像个男孩子。”

“说的就跟你像个女的一样。”

汪嵩嘴快地反击着。

“哈哈,行了,酒醒得差不多就赶紧走吧,其实也就是我这层和三楼的声控灯坏了,二楼的灯还是好的,就是有点迟钝,刚才咱俩上来的时候没多大声音,所以它就没亮,你到二楼的时候使劲儿咳嗽一声它就亮了,我在楼上看着你下去,等你走了我再进门。”

龚玉笑着撵他。

“算了,你还是快进去吧,”汪嵩也催她,知道自己在这不大方便,好歹软着脚下了半层楼后方才转过头冲她摆手,“你进去吧,我一男的能出什么事儿,不用看了,进去吧。”

说着,人就慢慢走了下去。

龚玉听他在二楼咳嗽,这才放了心,转身准备进屋,刚一扭头,就看着隔壁屋的窗前站了个人。

“靠。”龚玉在心里暗骂一声。

这个老小区是老式建筑,一梯五户,正对走廊的两套房有走廊窗,住的正是龚玉和家里有孩子的那一家人,那户人家的女主人隔几天就要上夜班,从方才龚玉就听着隔壁屋的那扇窗里有动静,就猜着那女人也才刚回来没多久,可能正在厨房里收拾东西,所以自己也就没理会那边,只顾着跟汪嵩逗乐,这会儿一扭头,看着那女人居然一直站在窗前看着,脸上还挂着形容不出来的表情,龚玉心里有点发毛的同时对她的这种偷窥的行为感到极其的厌恶。

恶向胆边生,龚玉瞥了她一眼,慢慢走到自己的门前,扭头冲着那边啐了一口:

“再看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刚说完,那女人便开始在屋里谩骂,龚玉也不理会,只是不紧不慢地开了门,然后不紧不慢地进了门,最后不紧不慢地关上门。

而那个女人,也只能在屋里骂几声罢了,就是再借她三个胆子,她也不敢打开那两步远的门冲出来找龚玉理论。

《妄图成松》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