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曾经爱你若尘埃》曾经爱你若尘埃txt下载 BI 曾经爱你若尘埃免费阅读

曾经爱你若尘埃

婚恋已完结

《曾经爱你若尘埃》是璀璨花儿写的一本婚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曾经爱你若尘埃》精彩章节节选: 待祁海把她喊出冥想,雪儿才发现祁海已经把车子开到了超市。 “海哥哥,来这儿做什么呢?”眉头一皱,转过头望着正在解安全带的祁海,面

|更新:2020-08-28 16:05: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曾经爱你若尘埃》是璀璨花儿写的一本婚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曾经爱你若尘埃》精彩章节节选: 待祁海把她喊出冥想,雪儿才发现祁海已经把车子开到了超市。 “海哥哥,来这儿做什么呢?”眉头一皱,转过头望着正在解安全带的祁海,面

《曾经爱你若尘埃》免费试读

待祁海把她喊出冥想,雪儿才发现祁海已经把车子开到了超市。

“海哥哥,来这儿做什么呢?”眉头一皱,转过头望着正在解安全带的祁海,面带疑问。

“去超市逛逛,给你买点吃的吧,你看看现在的你,这么憔悴。”眸子浮现担忧,只是笑笑,下车给方雪儿打开车门。

雪儿本想拒绝,但是知道祁海也是一番好意,只得随从。

祁海推着手推车,在货架上选一些滋补品,仔细的分辨着滋补品的用处。

雪儿跟在一旁,曾经,这番光景,似乎她和飞拓也有过,那大概是很久以前了吧。

不知从何时开始,她们不再逛街,不再牵手,不再亲吻,甚至……不再亲密。他开始变得很忙,很冷淡,很疏离。

他误会了她和祁海,她们只是朋友,他也错怪了父亲,父亲并非落井下石。她想向飞拓解释,但是……他会相信吗?

所以,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对他父亲的死耿耿于怀了?

他对自己冷淡疏离,要和自己离婚,是因为他认为父亲害死了他的父亲?他要杀死她们的孩子,是因为他曾经过往痛苦的经历,而不想孩子也是这样?

一定是这样。雪儿面露喜色的自我安慰,她要告诉他事实的真相。事情并非他所想,也许他知道了真相,她们还能从新来过。

东西还没有挑选好,祁海就被迫的又把雪儿送到了‘飞皇’集团。

他根本不想送雪儿过来,但是雪儿坚持。难道方伯父在狱中和雪儿说什么了吗?只是雪儿什么都不告诉他。

“海哥哥,你先回去吧,我不会有事的,你不用担心我。”转过身,对着坐在驾驶座的祁海略带歉意又感激的说道。

暗叹一口气,祁海无可奈何,她还是放不下许飞拓,她会被伤的,许飞拓并不爱她。

但是,所有的话都哽在喉间和黯然的眼神里,他只得默默规劝道:“注意保护自己。有事就和我打电话。”

雪儿故作轻松的说道‘嗯,放心吧’,便啪的关上车门。

——

她又一次的来到了‘飞皇’,虽然上次飞拓要杀了她们的孩子,那也一定不是他情愿的,他只是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那么现在自己告诉飞拓真相,她们就能和好如初了吧?

总裁办公室,门口无人。

“飞拓,你误会了……”话音刚止,还握在门把上的手徒然一紧。

怎么会这样?

办公室内,许飞拓衬衫扣子被解开两颗,露出精装的胸膛,神情放荡不羁。

而怀里还坐着一个女人——言清,她坐在许飞拓的修长双腿上,双手还贴在许飞拓健壮的身子上,唇边还挂着一抹媚笑,在看到方雪儿时都消失了。

正在火热中的两人显然对方雪儿的到来都吃了一惊。

“你先出去。”简单的四个字,言清自然知道说的是自己,识趣的起身,优雅的走到方雪儿跟前欠了欠身,走出门外,顺便把门给关上了。可是雪儿真真的瞧见,言清的眸子尽是挑衅。

雪儿呆呆的站着,还没有从这种气氛中缓过神。他……背叛她了?她们果然有关系?

女人的第六感呵……

许飞拓并不打算整理衣衫,任由胸膛暴露在空气中,对眼前来打扰自己好事的妻子产生不悦,薄唇抿成一条线,“什么事?”

“你……她?”雪儿迷茫的看着许飞拓,呆若木鸡。

站起身,不回答雪儿的疑惑,只是点燃了一根烟:“你不是也攀上了别的男人了吗?何必还在意我这儿有没有别的女人呢?”

缓缓的走到许飞拓跟前,他和言清是显而易见的答案,雪儿没有勇气再问。

但是他是真的误会她和祁海了,“不是的,飞拓。海……”

“没必要,告诉我你来找我是什么事?”不耐的打断,眸中尽是厌恶,似乎对她的解释不感兴趣。

他不愿听自己的解释?

“飞拓,今天早上我去见了爸爸。”站在许飞拓面前,雪儿只觉得许飞拓更加迷人了,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她好久没有这么仔细的看他了,“爸爸把事情都告诉我了,不是你想得那样……”

“爸爸没有不帮你们,爸爸卖违禁品就是为了帮你爸爸……”雪儿着急的解释,小脸因为紧张而涨的通红。

“够了,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我有自己的判断力。”不悦的打断,双眼自始自终没有看过雪儿一眼,“倒是你,离婚协议书还没有签字,就迫不及待的勾引别的男人嗯?”

“我没有……”知道他误会了她与祁海的关系,雪儿不禁心头一酸,难道自己就这么不堪?他不知道她有多爱他。

“如果没有别的事,就出去。”不愿再听她的解释。许飞拓下起了逐客令,“对了,我会让人把离婚协议送过去,你尽快签好。”

“飞拓,我真的没有……”雪儿握住许飞拓的手,不愿离开,她要告诉许飞拓真相。

“我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对你更不感兴趣,滚。”单音节从口中蹦出,显示他的不耐。

显然,他不相信她,在他的心里,她的父亲自始自终都是害死他父亲的凶手。而她呢?他爱过她吗?

“飞拓,你,你爱过我吗?”快要哭出来的神情。

“没有……我不曾爱过。”

走出‘飞皇’大楼,雪儿的心,一下子跌入了谷底。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或许就是我说我爱你,而你不爱我吧?或许就是我这么爱你,你却对我的话一字不信吧。

要怎么样,飞拓才能相信自己呢?

他说不曾爱过她?她真的很想不愿意相信,但是看到他眼中的薄情,她有一瞬间真的要相信了。

太阳正烈,雪儿准备打车回家。

“叭——叭——”汽车的鸣笛声,似乎是从这辆轿车中特意朝她发出来的。

雪儿定睛一看,这不是海哥哥吗,他不是回去了吗?怎么还在这儿?

“海哥哥?你不是回去了吗?”俯下身子,视线恰好与祁海持平。

《曾经爱你若尘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