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夫君珠中养》小夫君养崽日常下载 御姐 夫君珠中养cp

夫君珠中养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夫君珠中养》是花又香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卢阳,那几枚,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他说完话,点了几个衙役出来,“你们几个,将她带回衙门去审问。” “这么晚了一个小孩还跑出来瞎溜达,即使不是凶手,也很有问题。我曾

阅文集团|更新:2020-09-13 04:02: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夫君珠中养》是花又香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卢阳,那几枚,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他说完话,点了几个衙役出来,“你们几个,将她带回衙门去审问。” “这么晚了一个小孩还跑出来瞎溜达,即使不是凶手,也很有问题。我曾

《夫君珠中养》免费试读

他说完话,点了几个衙役出来,“你们几个,将她带回衙门去审问。”

“这么晚了一个小孩还跑出来瞎溜达,即使不是凶手,也很有问题。我曾经见过那些练了缩骨功的人,可以把体型缩小得与本人完全不同,说不定这个凶手就是想以此逃过我们的追捕。”

那几个被点到的人应声而出,其中一个衙役将卢阳提在手里,转身离开了此处。

壮年男子回头看了一眼巷子,吩咐道:“去几个人,把这条巷子仔细的搜索一遍,防止有人想混水摸鱼。但凡有可疑之处,立时前来回报。”

自有衙役往巷子深处探了过去。

谁也没有发现,一个穿着夜行衣的男孩子隐没在其中一间屋子的屋顶上,把巷子口发生的一幕全部印入了眼底,包括卢阳从天而降的身影,也没有错过。

他挑了挑眉,看着卢阳被衙差抓走,神情颇有几分困惑。

他一向自负轻功无人能及,可是卢阳的身法明显比他还要好,还要轻盈,他都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无声无息的便从半空落在了巷子里。

真的是无声无息啊,而且那个高度对男孩来说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是从哪里来的?如果被这样的人近身,他岂不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且她明明有那么好的身手,为什么不逃走,反而束手就擒?

还有她从头至尾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为什么不辩解?杀姜析那个狗贼的明明是自己好不好,那人的狗头还在自己手里呢。

男孩满腹疑云,看时辰尚早,便决定去探个究竟。

他一个纵身轻巧的从屋顶的另一边跃了下去,几个起落,很快就抄近路赶在了卢阳等人前面。

卢阳被衙役揪住了后背的衣裳,那人将她面朝下的提在手中,她双脚悬空,好似一只乌龟般的伸展着四肢,拼命挣扎着,又踢又踹的也够不着人家,心中真是郁闷到了极点。

刚刚想冒着暴露秘密的风险召出翅膀,从这些人手里逃脱,却发现提着自己的人突然停下了脚步。

一股肃杀的气氛在四周漫延,仿佛空气中都带上了令人胆寒的凛冽杀气。

连卢阳都感觉到了异常,抬起头顺着衙差的视线看向了前方。

约三四丈开外,站着一个和沈宝山差不多高的男孩。

一头如漆染就的青丝用缎带束在脑后,脸庞隐在夜色中看不分明。

他穿着一身皂色的箭袍,腰间紧紧的系着一根皮革护带,脚蹬皂色羊皮小靴。

肩上似乎还负着个包袱,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仿若和夜色融为了一体,却有一股冷冽的寒意自他眼中透出,让人观之遍体生寒,不敢等闲而视。

押着卢阳的衙役共有四人,一看见男孩煞气逼人的挡在路中间,心里便不由自主的往下一沉。

班头的话还言犹在耳,他们此时都在心中怀疑,这挡路的男孩很可能便是那个杀了姜御使的凶手!

一个这样年幼的小孩,能悄无声息的潜进高门大户里,杀了姜御使身边孔武有力的四个健仆,又一举切下姜御使的脑袋,这样的人物,可不是他们这几个,只会三脚猫功夫的衙役可以拿下的。

几个衙役一点抓人立功的想法都没有,见势不好,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转身就往回跑。

先逃命要紧,若是能将这男孩引到班头那里便更好了。

男孩见状,面上浮起一丝冷笑,脚尖一点,人已纵身追了上去。

右手往护带上一抹,取出了几件小小的物事,‘嗖嗖嗖’几声,那几枚约手指长短,形似飞镖的东西便从他手中一一射出,带着凌厉的破空之声袭向了只管逃命的四个衙役。

不知是谁先中招,往前一个狗啃泥摔倒在地,便再也起不来了。

余下的三个人接二连三的步了他的后尘,每一个人的后心处都深深地扎进去一枚暗器,显见得这几人是活不成了。

这小孩的力道,真是大得惊人,出手便取人性命,却连眼都不眨。

卢阳因为角度问题,倒没有看清男孩的举动,她只知道这几个衙役,看到男孩便像看到了恶鬼一般转身就跑。

提着卢阳的那个衙役,倒地之时因为惯性,把卢阳也像个麻袋一样砸在地上,若非她及时的闭上眼睛,此刻怕是满眼都进了泥土沙子了。

饶是如此,她也被砸得头晕眼花,五官都像被砸平了,鼻子也好象断了似的,当时就有一股粘乎乎腥稠稠的液体流了下来。

还有后背上,那个衙役摔倒之时,本来揪住她衣裳的手又重重的压了卢阳一下,疼得卢阳花花的流眼泪。

真是流年不利。

她泪流满面的抬起头来,发现自己五官还在,没有被砸扁,心中还有那么一丝庆幸。

可等她再往旁边一看,发现那四个衙役全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且都是俯面摔倒,而那个男孩正面无表情的当着她的面,从四个衙役的背上拔下一枚枚状如飞镖的东西时,她立马睁大了眼睛。

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

这才多长时间,男孩就用那一枚枚暗器撂倒了四个大汉?

那男孩好象一点都不在意卢阳震惊的眼神,他还好整以暇的将拔出来的暗器在衙役身上蹭了几下,将上面殷红的血迹都蹭干净了,这才往腰间的皮革护带上一抹,手指那么一翻,一枚枚暗器便不见了踪影,也不知他那护带有什么乾坤。

男孩忙完之后向卢阳看了过来。

冷冰冰没有温度的一双眼睛,让本就心惊肉跳的卢阳又忍不住狠狠的哆嗦了一下。

不过是一个孩子而已,怎么会有这样可怕的眼神。

好象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一般。

她目睹了他杀人一事,而且他连面貌都没有遮掩,这么放心她,是不是想要杀她灭口啊?

在卢阳思绪翻涌之时,那男孩已经一步步向她走了过来。

随着男孩的接近,卢阳在他身上闻到了一股极为浓郁的血腥味,熏得卢阳直欲作呕,鼻子都皱成了一团。

不等她缓过来,男孩竟和之前那个衙差一样一把将她拎在了手里。

提着就跑。

卢阳又一次傻眼了。

她是麻袋吗?

他这是救了自己?

他为什么要从衙役的手中把自己救下来?

他是什么人?

看来这灵丘一定是发生了命案,否则那帮衙役不会那么晚了还堵在那条巷子口。

他的身手这么好,又出现的这么突然,莫非他就是……

《夫君珠中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