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鸣惊王》一鸣鲜奶加盟电话 网盘 一鸣惊王小说完结版

一鸣惊王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李授衣,陈菜的小说《一鸣惊王》此文是wld云丝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半晌过后,招财与陈惬惬将婢女不断送来的糕点一扫而

|更新:2021-01-18 00:03:4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李授衣,陈菜的小说《一鸣惊王》此文是wld云丝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半晌过后,招财与陈惬惬将婢女不断送来的糕点一扫而

《一鸣惊王》免费试读

半晌过后,招财与陈惬惬将婢女不断送来的糕点一扫而光。

陈菜带着医者匆匆赶往她二人处。

“小姐!”他屈身行礼,面红耳赤,汗珠子浸湿了衣衫。

陈惬惬不屑一顾陈菜这等自幼伺候自己的下人,习惯性怒容训斥对方:“你记性被狗吃了?说了多少遍?叫我夫人!我如今不再是陈家的闺阁小姐,而是堂堂授王爷的夫人。”

“奴知道了。”陈菜眸中之色黯然,步履沉重,退到一旁。

招财胡吃海塞,撑得无力,懒懒散散地背靠石桌子将一切尽收眼底,寻思陈惬惬当真是位难伺候的主儿,替菜菜小帅哥感到不值。

如此辛苦满街跑腿,只因一句不合心意的称呼,只换来对方的不屑和怒意。

“草民拜见二位夫人!”

自行带着不时之需的青年男医者见状,忙跟着行礼。

“别别别,大哥快起来!哪有长辈给晚辈行礼的道理?”招财连忙扶起对方,感觉如今景象别扭且不认同,虽知放在地位高低的如今世界很是平凡。

但在二十一世纪,只有病人感谢医生,或说晚辈向长辈问好,何来医生反倒给病人行礼的道理。

“张橘如!”带着愠怒腔调的泠然声音呵斥道。

招财视线朝着声音发源地挪去,李授衣黑着脸,步履匆匆向自己走来,那番模样犹如手持锋利弯刀死神,头顶大大的“丧”字,比死神柯南还要令人渗得慌。

气势上就被狠狠地压下去,她弱弱地问一句:“李哥,敢问一句,我的言谈举止,哪一个得罪你了?”

李授衣轻蔑地瞥了她一眼,目光转落到青年医者身上,语调冷冷地问:“你是谁?”

“草民是京中医者,收了诊金来为夫人看诊。”青年医者再次行礼,见眼前的贵气公子气宇轩昂,衣饰华贵,猜测对方身份不凡。

“本王明白了,那就再替她看看,”李授衣自然而然将医者口中的夫人代入到他认可的人身上,转身面对招财,语气温和,“为何不好好卧床休养?如此折腾自己出来逛,吃苦头了吧。”

妈耶!这是在关心我?但是关心错人了,重点是惬惬啊!

招财视线朝陈惬惬的方向移去,不出意料,她脸上那痘痘君占满的领地,以气得拧紧的眉目,酸成柠檬汁的生动表情渲染加持一番,达到与李授衣方才一般渗人的效果。

不错不错,学得真像,不愧是痴迷偶像的粉丝!

招财暗自感叹过后,在财主小美眉的醋意逼迫着,求生欲使然,忙解释:“这位大夫来是为惬惬看诊,不是我,我糙得很,腿也十分争气,没事,不疼,王爷看那边,惬惬在给你行礼。”

“惬惬参见殿下,许久不见您,惬惬心中甚是挂念。”前时擅自靠近王爷,惨遭拒绝多次,陈惬惬懂了几分规矩,忍着满腔情意不去靠近他。

“起来吧!”李授衣扫了陈惬惬一眼,以一种不明意味的眼神注视着招财,“张橘如,你变了!”

招财细品这句话,脑海中蹦跶出生动形象的表情包,对应上他的表情,对方仿佛是在说:狗子,你变了!

她嘴角笑意更甚,戏谑:“不,我没变,只是暴露我原有的小仙女儿天性……”

李授衣嘴角抽搐:“闭嘴,越发疯魔了。”

“不疯魔不成活!”招财未经思虑,脱口而出。

这话好熟悉,在哪儿听说过……哪部影视剧呢?

招财思忖,目光不经意略过眼前人,定格在李授衣一张黑着的脸庞上。

不对,朝这个不断抬杠的节奏发展,二人开怼,万一得罪老李,自己不得吃苦头。

“你别罚我,我闭嘴。”她双手捂紧嘴巴。

“陈姑娘,让大夫好生看看,保重身体。”李授衣语气疏远平和,从未将陈惬惬当做过自家人。

陈姑娘?不是妾室吗?

招财怔了怔,既然不是夫妻关系,又怎会留闺阁大小姐入自己府邸?莫非是亲戚?不像啊!

她手腕被一只冰凉骨节分明的手握住,一惊一乍摆脱对方,无用,顺着宽大白皙的手掌往上望去,是李授衣。

“李哥,干嘛?”

“跟我来。”

陈惬惬眼红,恨恨地盯着招财,脑海中回忆着李授衣对自己唯一一次的关心话语,却怎么地也高兴不起来。

把自己带回去训斥加禁足?

剧里男猪脚惯用的手法,她该怎么办,再放一把火烧!行不通,学二哈拆家吧!拆了就能跑路,可以。

招财杵着鲜活,错,只鲜不活的原生态拐杖悠悠跟随在李授衣身后。

“你,太慢了。”

“你到底要去哪里?”

“送你回去,既然腿脚不便,那便别出来乱动。”

话撂下,李授衣抱起她,她依依不舍命根子似的小树新拐杖,攥得紧紧的。

当病号还有特殊服务,不错不错!

招财窃喜着,面上也显露几分笑意。

李授衣颇为触动,除垂眸看路,亦不忘看着她,忍不住问起:“笑什么?”

“早知道这边的生活这么舒坦,我早该来了。”

“是么?那以后便别走了。”

他会错意了!她说的是穿越。

想到自己终生都要被禁锢在这勾心斗角的旧时后院里,招财竭力抗议,疯狂摇头。

“我才不要一辈子在你身边待着。”

他冷哼一声:“这可由不得你!”

“是由不得张橘如吧!”招财伸出右手勾住他的脖子,目光对接上他的目光,略有挑衅之意,“你不信我是张招财,我也不信你能囚禁我一辈子。大不了我学橘如再撞个墙,没准下辈子能穿越到现代大土豪家!一夜暴富!”

她的笑意更浓,摸鱼度日也好,轰轰烈烈也罢,生生死死,到头来命运都不如最初设想的一般。

正如自己无缘无故闯入这方陌生世界,变成另外一个人。若不自由,毋宁死,她才不愿意在别人制造的牢笼中浑浑噩噩地等待,虚度光阴数十年,活不明白。

“你就是张橘如。”

他态度强硬,任凭她说什么,招财无语,懒得反驳,不论搬什么证据,对方也会视若无睹。

话不投机,她不做声,放眸欣赏沿途美景,枝繁叶茂的松树上莺啼婉转的声音,随着和煦温暖的光从枝叶缝隙中穿透而来。

她望向云丝游离的天空,沉浸在自己的美好世界中尽情感受。

李授衣注视着她,脸色凝重,她依然和以前一样,那么喜欢天空。

十年前,他跟随母妃回去云国。

在草原初见那一日,她那样朝气蓬勃的笑容,一直在他心底挥之不去。

那时,母妃与信平将军的夫人为自己订下了一门娃娃亲,他自幼便知晓自己的未来妻子是名为张橘如的女子。

李授衣喜欢她的笑颜,对着她的画像睹物思人十载,直至在宴会上,太子从各国买来姿色姣好的女子用于笼络朝中大臣。

女子献舞时,他一眼看到了她,确认过后,在诸多王公贵族的争夺中抢到了她,此后对外宣称她已是自己的妾室。

他此前以为,她知晓自己的未来夫婿是他,会如他一般,等待、期待、忠诚。

谁承想,在交涉中,他发现她从不知自己的存在,心心念念的是她的心上人,从未对他……

凭什么?

命运不公之事,他总要争上一争!何况,自幼他李授衣想要的,就从未有过得不到的。

《一鸣惊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