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凤起穹苍》斗破穹苍游戏官网 straight(直人文) 凤起穹苍天然受

凤起穹苍

现代言情连载中

《凤起穹苍》由网络作家琐凝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祁睿逸,祁凌宇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到了正元殿,在京的四品以上官员全部已经到了,偌大

|更新:2021-02-03 00:03: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凤起穹苍》由网络作家琐凝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祁睿逸,祁凌宇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到了正元殿,在京的四品以上官员全部已经到了,偌大

《凤起穹苍》免费试读

到了正元殿,在京的四品以上官员全部已经到了,偌大的正元殿更显气势恢弘。

“众位爱卿想必已都有耳闻,月郢一直对我日曜贼心不死,固城失守后,多次袭扰边境,今次竟然举兵攻打云门关,如今云门关告急。不知众位爱卿可有对策啊?”常年抱病已久不坐朝的日曜国君祁凌宇,在凤怀瑾药方的医治下竟然看上去气色尚好。

此言一出,底下的官员不免有些沸腾,却无人上前请旨。

“太子,你有什么对策吗?”祁凌宇沉声询问道。

“父皇,儿臣以为,月郢既然敢犯我边境,定让他有去无回,朝廷应该迅速派军援助,将其打个有去无回。”太子祁睿霖急急答道。

“朕自然知道这些,只是派谁出征,你可有什么人选?”祁凌宇无奈的问道,早知道太子庸碌,却仍免不了失望。

“父皇,儿臣以为,威远将军厉鸿,威名远扬、声名显赫,当可领兵前往。”厉鸿是太子妃的亲舅舅,太子此举正是为自己的嫡系谋取前程。

“威远将军虽然威名素著,但是年事已老,恐不能长途奔袭,去得迟了,恐怕云门关已经守不住了。”说话的是齐王祁睿灜。

祁凌宇看着底下尚在争论的两个儿子,自然明白他们的意思,威远将军厉鸿的确是一个悍将,但年事已老,过于守成,忠勇有余、智谋不足,的确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又看看在大殿上站着的诸多武将,一个个敛气屏息,实在是不堪重用。正在气恼间,就听到璟王祁睿逸的声音。

“父皇,儿臣愿意带兵火速前往云门关,助云门关官兵一臂之力。”

“哦?逸儿,你虽然武艺高强,但从未上过战场,岂知战场凶险,万不得已,不可有此打算。”祁凌宇看着跪在大殿上的皇九子祁睿逸,犹豫万分。虽然有皇子愿意出征,对于提升士气作用极大,能在危难时刻请旨领兵,也颇能安抚民意,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特别是在其他人都躲闪回避的时刻挺身而出,还是颇为欣慰的。再看看一直在争执的两个儿子,更是心头一暖。

“父皇不必忧心,儿臣无能,虽然在治国理政上不能为父分忧,但自小习得一身武艺,想来上阵杀敌,自保决无问题,再则驰骋疆场本是儿臣的夙愿,若有一贤能之人伴在左右,定能保住云门关。”

“父皇,九弟的武艺在京城可是众所周知,既然九弟愿往,儿臣以为,不妨成全九弟,只是在人员配备上所安置几个贤能之辈也就无懈可击了。”祁睿逸的话正合祁睿灜的心思,便立刻为祁睿逸请旨。毕竟祁睿逸母妃出生低微,在朝堂上没有什么有力的支持,多年来不思进取,有勇无谋,就算有些许战功,父皇也不会放在心上。

“父皇,儿臣也以为九弟带兵出征甚为妥当,九弟毕竟是父皇骨血,代天子出征必能威慑月郢,取得出其不意的效果。”太子自以为璟王多年来依附于自己,如有战功,对自己也是助力,故此,也急急为其周旋。

祁凌宇看着大殿中的几个儿子,沉吟片刻,便决定由祁睿逸代天子出征。

“父皇,儿臣以为,文大人有经世之才,若能辅佐在九弟身边,两人文武双全,必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齐王祁睿灜见皇上已经首肯,立马趁热打铁道。

祁凌宇看向垂首站在群臣中的文泽宁,心头不免沉吟,文泽宁的一番策论正中心头,只是文泽宁对自己的病症颇有心得,如若在出征中出现意外,未免得不偿失。却也犹豫不得,随即问道:“文泽宁,你可有什么对策吗?”

“启禀皇上,微臣以为,月郢此时攻占云门关,正是想趁势占据北疆广阔之地,如不能在云门关退敌,则北疆再无可据之险,因此,皇上不必犹疑,应立即出征,以绝后患。微臣以为,应先调宁州、安泽之军先行前往,并要求沿途各州府备齐粮草,不必押解进京,只需随大军一路前往即可,微臣愿以璟王为首,以报皇上知遇之恩,万死不辞。”凤怀瑾叩首道。

祁凌宇听到凤怀瑾的朗朗之言,不免豪情激荡,对凤怀瑾的对敌之策深以为意,便立即着凤怀瑾随璟王领兵十万直奔云门关。

祁睿逸闻言,只觉得如此郎俊之人竟有如此胆识,也不免深深的看了一眼,看似消瘦的身影,在此时竟觉得踌躇满志、英姿飒爽,也不免为之心动。

出征的日子很快就到了,正阳门外,十万大军拜别帝阙,束甲出征。祁凌宇抱病仍坚持立于城门之上。

黑色的城墙历经百年杀伐,却依然巍巍而立,端的是威严庄重、庄严肃穆。

初春的风拂过凤怀瑾乌黑的长发,凤臆龙鬐,粼粼薄甲,酣畅淋漓地感觉如同印在骨髓中一般,竟让人莫名契合。远离了京城,也就远离了机关权谋、远离了蝇营狗苟,然而,那火与血凝炼的沙场又是何等的恐怖与悍然,那就且试试,是你降了我,还是我降了你!

祁睿逸置身前方,黑色的铠甲如墨玉般在阳光下凝结出璀璨的光华,火红的披风更彰显出张扬的俊逸洒脱。放眼望去,十万儿郎奔腾如虎、枕戈待旦。风烟滚滚中,祁睿逸唇边露出了一抹飞扬明亮地笑容,遥遥一拜,不再回眸京城,而是拨转马头,毅然决然地奔向了他所希冀的战场。

大军迅速疾驰,步兵在后,骑兵当先,哪怕凤怀瑾多年来一直修习武功,也有些许吃不消,倒是祁睿逸,在京中看上去散漫不已,没想到却丝毫未露出倦意。因大军千里驰援,所带将领都是皇上的亲随,只忠于皇上一人,不涉党争,故而祁睿逸也丝毫不做遮掩,再未露出京中的各种惺惺作态。

凤怀瑾此次随军出征,只带了凤安和几个亲随,连韵儿都被安排在京中不得相伴。倒是日常所需的药物备了个齐全。此外,凤安还神神秘秘的带着几箱物品,只是无人知晓其中的用途。

祁睿逸看着凤怀瑾一届书生,日行二百余里不得歇息,也未叫苦,竟还能勉强支撑,也不禁好奇。原本对此人还有些疑惑,然则如此瘦弱的身形在此时看起来却身姿挺拔如苍松,气势刚健似骄阳,特别是剑眉下一双璀璨如寒星的双眸,如湖水般沉静,让人欲罢不能,也不禁失笑。见过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以往总是嫌弃太温柔的无风骨,有风骨的又略显刚硬,名门贵族的女子只懂得争风吃醋、门第之争,简直庸俗不堪,无可视之人。却偏偏在一个男子身上,不止一次的失神!

“文大人,一届文弱书生,未曾想到竟可以随军出征,真是令人叹服!”

“璟王殿下过誉了,微臣虽为一届书生,但出身寒门,自幼锻炼体魄,倒是无一日放松,哪怕上阵杀敌也是无所畏惧的,再则有璟王殿下在身边,微臣还有什么可怕的?”

“哦?那倒是本王眼拙了。”祁睿逸说着,眼睛却盯着凤怀瑾的脸颊,却在被发现之际又急急收回。不禁心中暗恼,怎能如此失态!便直接打马向前,径直走开了。

凤怀瑾看着祁睿逸突然间变幻的脸色,虽不知原因,但看到祁睿逸吃瘪,却也不禁失笑。

夜色渐至,连续两天的行军,哪怕是先锋营也支撑不住,祁睿逸也明白不可操之过急,这样下去,即使赶到了也已是强弩之末,倒不妨好好休息整顿一下,便吩咐下去,安营扎寨,天亮再行赶路。

《凤起穹苍》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