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宫福》宫福婧 腹黑攻 宫福最新章节

宫福

现代言情连载中

北国有喵新书《宫福》由北国有喵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顾常,钟粹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墨鱼微微一笑,语气中带着歉意,:“顾常在一番美意

|更新:2021-03-13 06:01: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北国有喵新书《宫福》由北国有喵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顾常,钟粹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墨鱼微微一笑,语气中带着歉意,:“顾常在一番美意

《宫福》免费试读

墨鱼微微一笑,语气中带着歉意,:“顾常在一番美意,我先在此谢过了,只是我这身体太不中用,病情反复发作,实在是没有办法前去赴约,要不等我身子好些,再亲自去拜访顾常在。”

墨鱼能吃能喝能睡,身体健康到整日都可以活蹦乱跳,怎么也看不出她有半点病态,刚才一番话,明显是编出来的借口,彩云也不傻,当然看得出来。

虽然被婉拒,但彩云却并不打算就此罢休,:“恕奴婢多嘴,您这宫里实在太过冷清,就算没病也得被憋出病来,倒不如多出去走动走动,对身体也好。”

“你这是什么话?我这长Chun宫再不好也落不到被你嫌弃的地步,你一个宫女,竟敢在此口出狂言?”墨鱼微愠,她听得出来彩云言语中透着几分奚落,心里顿时不快。

长Chun宫里到底谁是主子谁是奴才,彩云心知肚明,哪怕墨鱼此时已经端起了架子一副怒态,她也丝毫没有忌惮之意,只不过是样子看起来更加恭敬罢了。

“苏答应可真是错怪奴婢了,奴婢是在为您着想,刚才着急不甚说错了话,您也别太放在心上。身子比什么都重要,既然您觉得不舒服,那奴婢这就去请个太医,给您好好瞧瞧。。”

请太医?墨鱼赶紧推脱,:“我这是老毛病了,无需劳烦太医。”

“您可是皇上的妃子,哪有生了病却不看病的道理,若是顾常在知道了,定会上报皇上,让皇上给您请个医术高明的好太医来,到时候您的老毛病说不定就能治好了,以后也能和我家主子一起出门了。”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丫鬟,三言两语就把墨鱼逼到无路可退,若是不去,以顾常在的作风说不定真能惊动到皇上,再请来太医,一切不就都露馅了。

拿皇上来压她,自然起了作用,墨鱼没有说话,只是直直地瞪住彩云,彩云也不闪躲,依旧面不改色的笑对墨鱼,看起来胸有成竹。

墨鱼心里打起了鼓,不知这彩云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可无论如何,照现在的形势来看,钟粹宫她是非去不可了。去就去吧,反正钟粹宫里又不只顾常在一人,难不成光天化日之下她还能被灭口了不成,就算顾氏再骄横也不敢在自己宫里杀人。

“区区小病,怎敢劳顾常在去告知皇上?你家主子真是盛情,莫不如我这就跟你走一趟,亲自见见顾常在以免她再为我担心,也好让别人知道我可不是故作娇贵之态,疑我不好相处。”

彩云听罢,上前搀住墨鱼的胳膊,笑道:“您身子不好,让奴婢来扶您,一会儿咱们慢慢走,可得小心脚下的路。”

这话听着怎么有点别扭?

墨鱼无心细琢磨彩云的画外之意,她的心思全都放在了该如何应对顾常在一事上,彩云在她眼里不过是个跑腿的,做不出什么大事来。

钟粹宫与长Chun宫一东一西,相隔的距离可有点远,一时半会是走不到的。彩云提议从御花园里穿过去,一来能欣赏些美景,二来能避开正午热烈的阳光。

这正合墨鱼心意,刚才对着佳肴饱餐了一顿,她到现在还觉得肚子涨涨的,有些撑得慌,要是能在御花园里散散步也好,就当消食了,免得到了顾常在面前一张嘴打出两个饱嗝来,惹人笑话。

走在路上,彩云倒没了刚才的能说会道,只有手紧紧地搀扶着墨鱼,好像怕一松手,墨鱼就会摔了似的。

墨鱼暗自揣测,进了钟粹宫后会有什么在等着她,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还是一番令人胆寒的恐吓?再或者是一顿鞭打,让她受点皮肉之苦,好给顾常在出气。

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好茶伺候好生招待,让她真心去做客的。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之前只要想起顾常在,墨鱼就感觉如临大敌,对其倍感畏惧,可是今日眼看着就要把自己送上门去,墨鱼反到不再害怕了,而且还多出了几分轻松。

该来的总归还是要来的。

该来的终归要来了。过了这个坎,以后就不必再提着心吊着胆了。

墨鱼和彩云二人各怀心事,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御花园的荷花池旁,此时不是荷花盛开的季节,见不了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景。不过再怎么说这里也是御花园,是皇上最钟爱的地儿,即便没了荷花,也还有一池清澈的湖水可供人赏玩。

湖面是平静的,宛如明镜一般,清晰地映出蓝的天,白的云,红的花,绿的树,阳光一照,水面上跳动起无数耀眼的光斑。

墨鱼忽觉胳膊上有些疼痛,彩云的手不知何时加大了力气,抓得她死死的。稍微挣脱一下,未果,再使劲挣脱,还是不行,倒使彩云更加用力了。

墨鱼只好开口,:“彩云,不用你扶着我了,我自己能走,你把手拿开吧。”

彩云并无反应。

墨鱼一转头,对上的是彩云凌厉的眼神,吓得她心里咯噔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彩云好像变了个人一样,目光恶狠狠的,完全没了刚才的一副奴相。

“苏答应,奴婢就送你到这吧,接下来的路,可就得你自个走了。”彩云冷冷地说道,语调阴阳怪气的,听着让人不太舒服。

墨鱼不解,:“你不跟我一起走?这是顾常在交代的,还是你另有安排?”

“当然我自己安排的!”彩云猛得发声,紧接着就是一阵狂笑,笑得前俯后仰姿态夸张,:“你不会真以为顾常在会邀请你吧,哈哈哈哈哈,真是不自量力,就你一个贱婢也有资格和妃嫔同坐?你可以骗得了别人但是骗不过我,你就是宫女墨鱼!”

墨鱼没有想到彩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始至终彩云都在演戏,一直装得有模有样,只等着到这一刻全部发作,揭穿她的真实身份。可是这么煞费苦心是为了什么呢?总不会是为了将她羞辱一番泄私愤吧。

“你早就知道我不是苏答应了,为何刚才还要故作姿态,把我骗来这里?我从不曾得罪过你,你又何必苦苦相逼。”墨鱼沉住了气,大声质问彩云。

彩云冷笑了两声,眼神中涌出了腾腾的杀气,“像你这么忠心又愚蠢的丫鬟可是不多见,懒得跟你废话,问阎王爷去吧!”

彩云说罢,抓起墨鱼的胳膊朝着荷花池下,狠狠地用力一推!

《宫福》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