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肥水田家》肥水田家下载 激H 肥水田家LOLI控

肥水田家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肥水田家》的小说,是作者水木韶华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这一晚悠然睡的极沉,若不是李婶儿撞门声音太大把她

|更新:2021-04-02 12:02: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肥水田家》的小说,是作者水木韶华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这一晚悠然睡的极沉,若不是李婶儿撞门声音太大把她

《肥水田家》免费试读

这一晚悠然睡的极沉,若不是李婶儿撞门声音太大把她吵醒,她还在沉睡中。

待她迷迷糊糊开门时,李氏正使出浑身力气,准备撞个天昏地暗,结果没刹住车,将她撞倒,在地上打了个滚儿,这下,彻底清醒了。

“嗷哟!我滴娘勒!”李氏疼的呲牙咧嘴,只觉撞上了石头。

“菊花儿,太阳都多高了,咋还睡!”

李氏转身,去端放在石磨上的葱油饼,进来就批评。

放下葱油饼,继续揉肩膀哈气。啥做的!身子咋那么硬呢?

悠然挠头,“不好意思李婶儿,我可能,昨天太累了!”

李氏皱眉,没再继续,俩人根本不在一个频道。

“哦,婶子我呀,烙了几个饼子,给你们送俩尝尝。”李氏将葱油饼推过来,笑盈盈。

悠然这才注意到那两张黄莹莹的点着葱花的油饼,连忙道谢。

李氏见她刚起,有一堆事情要做,俩孩子还在睡觉,本有一腔的话,硬咽了下去,说几句家常话起身就要走。

俗话说,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悠然连忙转身,准备拿几个鸡蛋出来,权作两个葱油饼的回礼。

可她手伸进缸里,左摸右摸,胡拉一圈儿,别说鸡蛋,连毛都没摸着。

缸里,空空如也。

我日!

遭偷儿了!

悠然慌乱的神色落在李氏眼中,成了另一种解释,她忙嗔道:“看你,婶子给你俩饼是让你尝个鲜儿,不是拿来给你换东西的!”说完转身就走。

“不是的,李婶儿,我,遭偷儿了!”

啥?李氏唬了一惊,忙走过来看。悠然忽然打了个激灵,去炕头掏洞,连避讳都不顾了……

钱没了。

两吊钱零四百多个铜板,相当于二两四钱银子,没了,全没了。

悠然两眼一花,一阵眩晕袭来,差点儿倒下。

李氏忙来搀扶,在得知失钱数目时,顿时软软瘫倒,二两四钱银子,她们一家三口半年的嚼用……

悠然的小院顿时不平静起来。

被叫醒的稳婆得知消息后一口气没上来,背了过去,李氏忙去掐她人中,稳婆的人中被掐肿了才喘过气。

两个孩子刚睁眼,不知发生何事,但见自家娘亲着急掉泪的,也跟着哭起来。

“老天爷!你不睁眼!你还嫌这娘仨儿不够苦勒……这日子,可咋过呀……”稳婆倒在炕上,泪水涟涟,凄凄惨惨的骂起老天的不公。

李氏安慰了这个,再哄那个,见稳婆哭的凄然,也擦眼抹泪。

半天没动的悠然突然冲稳婆喊道:“我要报官!”

冷静下来,她想的很明白,今天她们一家人睡的死沉,是有缘故的。而且,她几乎就可以确定是谁干的,但她势单力薄,又无证据,眼下只有一条路,交给官府解决。

屋子里的大大小小,听悠然这样说,瞬间没了动静。

“请婶子帮忙照顾一下,我很快就回来……对了,万不可再随意动这些地方,衙门来人了,要勘察的。”悠然指着现场,说完,抬腿就走。

“菊花儿!”稳婆叫住了她,懦弱又在作祟,“真的要报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李氏也殷切的望着她。

原来大家心里都有怀疑,且对象都不差离。

“稳婆,没了这些钱,我们连黑窝窝都吃不上!”悠然说的决绝,走的更是坚定。

她打定了主意,临近若水村时往周叔家拐一趟。

也正巧,周叔在家。她将事情大致讲了一遍,周叔二话没说,套上毛驴儿就走。

到了衙门,击了鼓,上了堂,悠然这才觉得紧张害怕。

县衙大堂并没有电视、电影里的那般宽敞、明亮,就是一普普通通小厅堂,阴暗狭仄,因年久失修,墙壁都有了细细裂痕。

踏进高高的门槛,两边各站几个衙役,手里都握着一根黑棍,这点,倒和电视里一样。

人生第一次体会怵的感觉,悠然按照记忆的跪拜模样,老老实实的跪下给台上的人磕头,头也不敢抬。

“下跪何人?何事击鼓?状书呢?”

县太爷发问了,悠然仍低着头,一五一十的自报家门,陈述击鼓原因,说完才发现自己忘了准备状书,心里咯噔一声,会不会挨打……

接着往深处一想,心里又是咯噔一声,官有清官、昏官,碰见心慈手软的还好,万一是那种刁钻昏官,可怎么办?

无法,只好硬着头皮作答,“民妇,心中慌乱,忘了,忘了状书事宜,还望大人恕罪!”

堂中一片寂静,熬的悠然脱了曾皮。

打,还是不打,看来这是个问题……呃,悠然觉得此时自己脑子已经浆糊了。

“你就是邱菊花。”

声音淡淡,像是询问,又像自言,内里透着读书人的儒雅。

悠然心惊,咋换人了呢?顷刻,她明白过来,这个才是真正的县太爷,刚才那个,估计是师爷,或小吏。

“回大人,民妇就是邱菊花。”

说完悠然又后悔了,这话听着好别扭,感觉邱菊花多了不起似的。

不过,小小村妇,连县太爷都知道了,可见邱菊花的名声,还真是……

无语呀!

“呵呵。”

令悠然万万想不到的是,县太爷居然笑了,虽然笑声很浅,这足以让她松了口气。

“你起来吧。”

“师爷,去通知詹捕头,让他立刻带人去案发当场,要多带几个人。”

“哦,你也跟着,可协助他一番。速去!”

一直慢声慢语,最后一声“速去”才加重了语气。

师爷遵命,风风火火的下了堂,起身的悠然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竟抬头朝台上望去。

这一望,正对上县太爷的眼神,那眼神,很温和,悠然却吓了个半死,忙垂下了脑袋。

“还不快跟我走!”风风火火的师爷走到悠然一旁时停了一下,瞪她一眼。

这妇人,不是着急吗?现在倒发起呆来!

“哦。”

悠然呆呆应了声,跟着师爷疾步走了出去。

不用告别县太爷吗?半路,悠然又思索……

出了堂,师爷吩咐她先去衙门口等着,悠然听吩咐,急急的出了县衙大门。

周叔见她走出,慌的跑来问情况。

悠然大致讲了一遍,周叔那颗悬着的心才算松了下来。

很让他意外,县太爷竟如此重视这件小案子,师爷都跟上了。

但是,转眼,他发觉自己想错了,詹捕头……

那可是县太爷的亲儿子!师爷跟着,必须必呀!

悠然哪里想到这一点,见师爷领着一帮子人走来,忙和周叔上前迎上。

师爷向二人介绍,“这位是詹清辉,詹捕头。”

悠然抬头,顿时又呆了,詹捕头,那个“缺”。

对了!自己竟把这档子事给忘了。

周叔轻咳,给悠然使眼色,悠然这才回神,同周叔一起行礼,“见过詹捕头!”

“免。”詹清辉摆手,正色,“快前面带路吧!”

与之前判若两人,悠然糊涂了,这家伙该不会有什么同胞的哥哥、弟弟吧?

可周叔说,詹清辉是县太爷的独子。

这里的人、物都好奇怪,悠然好奇宝宝似的心里感叹,觉得这一遭真见识了!

师爷上了年纪,众人劝他坐上了周叔的驴车,悠然在前,师爷在后,周叔赶的急,跟着驴车后面的捕头、捕快,跑的井然有序。

一路寂寥,只有整齐的脚步声。

临近村口,悠然远远的望见一堆人,走近了,才见是孙稻谷等人。

《肥水田家》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