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倾尘无涯》夜倾尘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四章 猜中你的心 倾尘无涯801

《倾尘无涯》夜倾尘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四章 猜中你的心 倾尘无涯801

发布时间:2019-11-30 16:03:47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朴朴浅影 状态:已完结

朴朴浅影新书《倾尘无涯》由朴朴浅影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许远,习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程浩推我回了寝室,扶我靠在床上休息。我还是容易疲倦,特别是刚才在外面晒了太阳,有点晕晕的,感觉头很重。 不过程浩来了,他一定有事

>>>《倾尘无涯》在线阅读<<<

《倾尘无涯免费试读


程浩推我回了寝室,扶我靠在床上休息。我还是容易疲倦,特别是刚才在外面晒了太阳,有点晕晕的,感觉头很重。

不过程浩来了,他一定有事。我打起精神来问他。

他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喝了大半杯,只说:“都十月了,这天还这么热。”

我最不喜欢他绕圈子,闭上眼睛养神。

他喝足了坐下来,对我说:“岑岑,如果我申请去援藏,你支持吗?”

我睁开眼:“什么意思?你怎么突然想起……”

他打断我:“我不是突然想起的,就是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我们主任建议的。上海人才太多了,想出头还是要有些牺牲的。而且…。”他有点迟疑。

“而且什么?”我追问道。

“竞争还是相当激烈的,想去的人也不在少数。大家都是这么个想法。听说回来后至少也给个副处级。”他终于把话说完了。

他想得这么透彻这么长远,我除了表示支持外不可能提出其他想法。

“反正我们还年轻。你也可以继续读博士,那么我三年五年回来时,你也学业有成。”

我点头笑着说:“你说得不错。我赞成你去。”

他坐到我床边来,揽住我的肩,亲吻我的脸庞:“谢谢你亲爱的。我下午就去报名。”

我一惊:“这么急?”

“这事情提起有点久了,前一向我不是在区县调研吗没来得及顾上,昨天回来才知道今天是报名最后一天,所以我赶紧过来跟你商量。你不同意的话我就不去。”

我笑笑,姑且听之。我的感觉是他的去意已坚。不光是我,是谁都把他拉不住的。

晚上正好爸妈打电话来,我告诉他们程浩可能即将去西藏的消息,妈妈嘟哝着说:“他怎么这么欠考虑,对你不管不顾么?”

我安慰她:“我挺支持他去的,好男儿志在四方。如果当年爸爸要走,你也还是会支持对吧?”

她想不通:“你的情况怎么一样呢?我要是这种情况你爸爸就不会抛下我走的。”

我有点恼怒起来:“好象我是他的包袱一样。我才不要拖住他呢。”

妈妈继续说:“岑岑,你要多想一想呀,等他从西藏回来,你都多大年龄了?女孩子可是拖不起。”

“那我也不会想要绑着他。”我把电话压断,发誓以后再也不要跟父母说我们的情况,特别是烧心的事,越说越烧心。

我又后悔跟妈妈发了脾气。自从知道爸爸在外面曾经有过女人,不管是到什么程度,我都很为妈妈痛心。上大学后也不大跟她发脾气了,可是今天妈妈说的话全是让我难受的。

家人就是这样,虽时时处处站在你一边,但有些真心话听上去难免刺耳烧心。

我想我应该只对他们说许远给我带来的好消息,可能大家都能睡个好觉。

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待有了进展再说吧,免得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天气很闷热。真的,今年上海的天气有点怪,十月份应该是秋高气爽了吧,结果却是象是秋老虎还没有想走的架势,秋蚊子也是凶得不得了。

我啪啪得活逮了几只就地正法了。很奇怪,我的腿并没有知觉,为什么蚊子还要来叮?血液也应该不新鲜吧,木木的,有什么味道呵。

我把轮椅转到窗前来。

细网格的纱窗是我最不喜欢的配置,而且根本也阻止不了蚊蝇。我索性把纱窗打开,窗外仍然没有一丝风。天色尽黑,秋蝉也快收场了,不然叫声令人更闹心。

已经九点了,齐佳为什么还不回来?

齐佳终于下班了。她微醺,走路有点晃,不过意识还算清楚。脸色红得正艳,眼睛似迷离。

她坐下来,踢掉高跟鞋,就丝袜踩在地上。随手把一束花搁在桌子上,水流出来。那束花应该不便宜,铃兰搭配着仙客来。

她趴在桌子上,侧脸笑嘻嘻地看着我,有一点闷骚样。

我看她的高跟鞋,尖而细,鞋跟足有十公分吧。穿这样的鞋子上一天班很累吧?

我看着她的细高跟,问她:“你什么时候买的这双鞋子呵?这也太高了吧,不难受呵?”

她呵呵地傻笑:“不难受呵,好看呗。我们老板一米八几,我不穿高点的鞋子,跟在他身边像个小矮人儿似的,多难看呵。”

我白她一眼:“小心摔跤,那才好看呢。”

她呵呵地傻笑。

我给她把小冰箱里的乐百氏递给她:“以后应酬不要喝那么多酒,你傻不傻?你是老板的秘书,又不是销售,业绩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喝那么多干嘛?”

她吸着,嘴角含笑:“呃,谁说我应酬喝酒?我才不那么傻呢。今天哪,我……”她欲言又止。

我等着她说下去。

她打了一个酒嗝,双手捧着脸做发痴状:“今天,我跟老板去酒吧喝了几杯。”

我对这种事很警觉,反应有点大:“就你俩?你疯了你?你不知道他是有家的人吗?”

“那又怎样?喝酒又不是什么大事儿?妨碍他家庭了吗?”她那种满不在乎的样子让我特别难受。

今天当然还没有,再往后就不知道了。但她那种状态和不在乎的劲儿,那是绝对会有以后的。

我别过脸去,不想再看着她那个轻浮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自从爸爸出过那种事以后,我看过好多这方面的书,从名著类的到知音类的,女人全没有一个好下场的。

女人总是没有免疫力,没头没脑地撞上去。我突然想起一个最理性的人,祈真。

在许多时候,我总是不由自主地会把她当成是参照物。迷茫了,有顾虑了,我会想想,如果换做祈真,她会怎么做。不全是因为正确,而是因为她的理性她的冷静。她懂得取舍。

也许女人越理性,活得越高级。纯指姿态,不见得是实质。

她在哪里都是如鱼得水的。在新的单位,听说很受重视。

这不难理解。年轻女孩子,长得好,说话得体,有眼力见儿,不出来都难。她在新进公司参加军训时就是班长,汇报演出的时候更是闪亮登场,一下子成了公司的红人。

现在马林似乎有点急地想结婚的样子,但祈真说得轻描淡写的:“结就结呗,我无所谓,我是知道感恩的人,不会过河拆桥。我婆婆对我多好你是知道的。她让我的人生上了一个台阶,我会报答她的。即使现在不结婚,我也不会有什么其他想法的。迟早也是他们家的人。”

祈真总是让人放心,她本来就是一个很踏实也是很现实的人。

我中午吃了午餐后就心神不宁,下午本来有一节课,我也不在状态,中途就说头疼回到宿舍了。

两点半都过了。我把屋子收拾了一下。

本来每天都是齐佳下班回来再收拾,可是昨天她那样的状态,别说收拾屋子了,连她自己都没有收拾清爽呢。

她没有卸妆,就趴在桌子上发痴,直到半夜又和身上了床睡去了。我看她主要是为了接着做春梦的,不想醒来。

扫地就无能为力了,只把大的东西归置了一下,把齐佳早上起床没来得及收拾的铺草草收拾了一下。感觉过得去就好了。

我把书架上的书稍微调整了得更整齐,书桌上的饼干渣滓也清理干净了。退到门口,看了一下整体效果,又翻箱倒柜把上次妈妈给我买的一块素净的淡蓝格子的桌布铺在餐桌上,盖住了上面斑驳的旧渍。

再把好早过生日的时候程浩送我花时附送的花瓶清洗了一下,摆上来。昨天晚上齐佳带回来的花解开重新整理了,一直不喜欢桔黄的仙客来,只留下铃兰,随意地插了几枝在花瓶里。

我是第一次大费周章地布置房间,只为了给他留下好印象。要说我是在讨好谁,我是不会承认的。中国人的待客之道就是应该以整洁表达尊重嘛。

才三点半。我的效率也太高了,做完这一切才用了半个小时。

我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竟然是王国维的《人间词话》。太有趣了,真是一个好道具。

书并没有看进去,但是窗外的鸟叫得很让人愉悦。

许远来得很准时。像个现代赤脚医生一样,拎着医疗箱,穿着白T恤和牛仔裤。我看着他把医疗箱打开,取出酒精瓶,抹在手上消了毒,边问道:“你准备好了吗?”

我把自己挪到床上,躺下。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为下午穿什么也是大费周章。

齐佳建议穿裙子,治疗的时候往上一撩不就好了。我总觉得太那个了,什么叫把裙子往上一撩?

那穿裤子得了。她又把长裤给我取出来:“松紧腰的好不好?到时往下一扒就下来了。”

怎么什么话到这丫头嘴里就不好听了呢?我不知道她怎么能当个合格的秘书的。

我最后选了一条阔脚裤,既是裤子,又方便往上卷。她也大赞:“这个好,又方便又不会不雅观。”

对嘛,女人,在男人面前姿态好看也很重要。虽然我们只是女病人和男医生的关系。

许远转头就看见我躺在了床上。

他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因为皮肤黑,所以他的牙白得有点过度的样子。

“不过你躺在床上干什么?”我脸一下子红了,赶快撑起来。

他再看见我的穿着,乐了:“哟,想得很周到嘛。”

我脸上更红了,仿佛早上的种种心思都被他猜中了一样。

倾尘无涯

倾尘无涯

作者:朴朴浅影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朴朴浅影新书《倾尘无涯》由朴朴浅影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许远,习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程浩推我回了寝室,扶我靠在床上休息。我还是容易疲倦,特别是刚才在外面晒了太阳,有点晕晕的,感觉头很重。 不过程浩来了,他一定有事

小说详情